西风征文夕阳重晚晴散文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19-12-15

依依垂柳轻抚着一角池塘边的太湖石,池塘中间,田田荷叶深处,探出桃红色与粉白的荷花,那怒放的,摇曳着根根金丝样的花蕊,那半开的,似羞答答的新嫁娘,半嗔半喜微启朱唇。

与荷叶荷花相媲美的,是那些袖珍型的小小睡莲,碗口大的叶子边缘,露出紫色、黄色花朵的笑脸。不甘寂寞的菱角秧,霸道地匍匐在荷田空隙的水面上,蜡质的叶子间偶尔露出浅绿色的菱角,水嫩水嫩的诱人。

池塘之畔,六角翘檐的凉亭上,围坐着十多个老人,不时有苍老的话语和豪爽的笑声溢出亭外,荡漾在莲池上空。

这是晋陵敬老院的一些常住户与他们老友的首次聚会。

敬老院新建不久,是整个县城中十多个敬老院里最好的一个,有宽敞朝阳的卧房,配备着电脑、电视、呼叫铃和一应生活用品;有搭配合理的健康饮食;有棋牌室、读报室,还有面带微笑的护工和专职医护人员,条件不是一般的好,当然,费用也是敬老院中最高的。

入住这个敬老院的不是寻常退休老人,基本上都是离休干部,因而岁数都在八旬以上。

按照这个年龄段的老人,大多很注重儿女绕膝,享受天伦之乐,忌讳住进养老院,在他们心里,只有那些无儿无女的,或者是孩子忤逆不道寒了心的才会去敬老院,在他们心里,无论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家好。

第一个吃螃蟹的老人,其实是出于无奈,他姓陈,老伴儿几月前离他而去,虽然儿女都很孝顺,但他们都不在自己跟前,儿子在北京一个科研单位,女儿在上海工作,除了联系,每年能和老人欢聚的日子屈指可数。老陈妻子在世时还好,他们知道孩子的工作忙,两个老人家生活也还能自理,因而不觉得日子难过。但老伴儿走后,老陈整天面对孤枕冷衾,没个说话的人,也不想进冰冷的厨房,吃饭瞎凑合。老伴走了没俩月,他那原本圆胖红润的脸膛整整瘦去了一圈,两只眼也显得浑浊呆滞。孩子们心疼父亲,都要接出去给他养老,可老陈死活不愿走,他要守着老妻的遗像,他怕老伴儿回家找不到人而嗔怪他。儿说:“爸,人死灯灭,妈妈已经走了,你是个唯物主义者,怎么相信起迷信来了?还是跟我走吧,起码早晚我能看着你,照顾你啊。”老陈眼一瞪:“你知道什么?你妈她根本就没走远,她经常会来家的,你说的再好,我也不去。”

儿子没辙,想想将年近九旬的老爸一个人丢在家里实在是不放心,听说县里专门为离休老人建了个敬老院,便偷偷地去考察了一番,感觉不错,回家来劝父亲进敬老院,说得嘴皮子起火,父亲总算是答应进去过几天试试,不如意可是一定要回来。

其实,老陈用的是缓兵之计,他知道自己铁了心不跟儿子去,儿子又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在家,就想答应了让儿子安心回去上班,至于去不去敬老院,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老陈拾掇好自己的衣物,没忘了带上老伴儿的照片,在儿子的监督下憋憋屈屈地住进了敬老院。谁知这一去,可就不想走了。

养老院的王院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板,他是县城里出名的孝子,父母亲都是年过九旬的老人,王老板每天晨昏定省,侍候二老亲力亲为。多年商海打拼,王老板手里赚了不少钱,他的心愿是能够建一所敬老院,让更多像父母一样的老人能够安度晚年。他果真这样做了,而且,敬老院落成以后,他带着父母率先住了进去,同时等待着其他陆续会到来的老人。

老陈的到来,得到王老板一家的热烈欢迎,短短半天的接触,他发现王老板的父亲很好相与,性格豪爽健谈,而且喜欢下棋,这让老陈喜不自禁,当即挽起衣袖,放开大嗓门说:“好!快拿棋盘来,我今天和老哥痛痛快快地杀几盘。”

看着两个老头儿沉浸在对弈搏杀中,像两个顽童一样不时争得脸红脖子粗,然后是一阵大笑,儿子放心了,他知道,这里已经可以拴住老爸的心了。

对于敬老院,尤其是对王老头来说,老陈就是个福星,不仅他有了个旗鼓相当的棋友,而且,住进了敬老院的老陈,呼朋唤友,招来了一批离休老人,其中,还有三对老夫妻。

敬老院热闹起来,老人们年龄相当,经历相仿,尤其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之间有着深厚的友情,在敬老院里,相处得就像一个大家庭,他们有着自己的兴趣快乐,没有了之前空巢的孤独。不仅如此,老陈还提出了一个倡议,定期与那些暂时还不能住进来的老友们聚会,增进友谊,联络感情。

今天,就是第一个聚会日。

亭子中间的大圆桌上,院长吩咐敬老院的工作人员一大早就备好了茶水、瓜子、水果之类的吃喝。十多个老人围桌而坐,边吃边聊,气氛融洽。

满头白发的原医院院长、离休干部邵宇,剥了一小把瓜子仁,然后一颗颗送到身旁老妻陈静的嘴里。看着慢慢咀嚼瓜子的老妻,眼睛里满满的疼爱。说到这对老夫妻,结合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那时候,邵宇是个高大英俊的帅小伙,陈静是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圆圆的娃娃脸和小巧的身材非常可爱,穿着一件偏襟排扣的列宁装,一头及肩发在两耳上方各用一枚发卡拢住,笑起来露出满口整齐的小白牙。

那时候,邵宇对陈静是万分得着迷,使尽浑身解数去追求她。近水楼台先得月,仗着他是医院的第一把刀,不久便抱得美人归,娶了护士长陈静为妻。县医院的前身是原东海医院,解放初期规模还很小,主要医疗骨干是与他们夫妻一同支援S县解放的十八名医务人员。随着祖国建设的发展,燕子衔泥一样到如今,成了县城最大的一所医院。

邵宇和陈静六十年的夫妻,经过了风风雨雨,孕育了四个儿女,其间,他们的婚姻也走过弯路,邵宇有过一段婚外恋,家庭几乎解体,但他们俩的感情最终还是经受住了那场波折,破镜重圆的感情更加深厚。十几年前,妻子陈静心脏出了毛病,安装了起搏器,再后来,脑梗又造成半身偏瘫。儿女们四个有三个远在外地工作,留在本城的女儿却因为患了严重的类风湿导致四肢扭曲变形,只能勉强生活自理。所以,照顾陈静的任务就落在邵宇身上。幸好他的身体很棒,除了血脂稍微偏高,其他的还没啥大毛病,照顾老伴的同时,经常在不冷不热的早晨去公园的小河边垂钓,这是他多年的嗜好。

此刻,他很有耐心地喂给老伴瓜子仁儿,偶尔凑在她耳边说着他们俩自己知道的悄悄话,陈静那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风姿的老脸上漾出幸福的微笑。

他们俩身旁坐着的也是一对老夫妻,而且是他们俩的老乡。曾任职法院院长的王老今年九十有三,身旁的老太大他一岁,老太太没有参加过工作,一辈子锅前锅后忙碌,抚养她的两个儿子六个闺女长大。他们的婚姻,始终是在同代人中备受称扬的。解放初期,很多旧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组成的夫妻,抵御不了自由恋爱的诱惑,纷纷离妻再娶。老王身居县城要职,有人怂恿道:“老王,解放了,父母包办的婚姻要打倒,你那小脚夫人是不是也该换换了?机关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有的是,凭你的长相职位,只要你松松口,那还不是门缝都往里挤?”老王睁着他那两个大眼珠子:“滚球,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谁爱离谁离,谁爱找谁找。我就喜欢包办的怎么着?”那人被呲嗒的一鼻子灰,没趣的走了。

老伴儿是小脚不假,老伴儿是父母包办的不错,但几十年里,这个小脚女人任劳任怨地侍候着自己的爹娘,养育了八个孩子,服侍的他妥妥帖帖,亲情之外,他觉得欠着老伴一份情,在他眼里,小脚女人是最美的。

小脚老太太满脸微笑,偎依在高大的丈夫身边,一辈子都是这样。看着他们的样子,禇英在心里叹息一声。这个女人,年轻时是小城四大美女之首,能歌善舞,现在年近八旬,无论是脸面还是体形都保养得相当好,因此看上去只有六十多的模样。他的丈夫姓欽,有名的“欽矮子”,有人说,禇英嫁给欽矮子,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简直就是插在屎壳螂上了。禇英从不在意人家怎么说,因为,欽矮子的好,只有她自己知道。

对面坐着的老陈,似乎察觉到禇英的忧郁之情,将面前的水果盘往前推推说:“禇英,吃啊,干嘛发愣?”

话题随着大家的眼光转移到禇英身上,老王叹息道:“这十年真是难为你了禇英,老欽那个轴人,放着城里有福不享,偏要回那鸟不拉屎的老家乡下去受罪。”

禇英淡淡地说:“他那性子,谁拧得过来?十年,我也没能过得习惯,那地方,下雨出门都是泥泞,晚上屋外一片漆黑,喝的是沟边挖的土井水,真不知道解放几十年,还有那么个落后的地方。”

老王说:“轴归轴,老欽那人是个好人,想当年的离婚风,他也离了乡下那个半瞎的老婆,没想到他一直没让那女人离开,一直寄钱回去,让侄子照顾她。”

禇英接道:“是啊,老欽前妻后来眼睛一点看不见了,他还特意回老家去侍候了一段时间,给她做饭,洗头洗脚,在家里他也没做过这些事啊。那女人也可怜,嫁给他没生下一男半女,最后死了还是我们孩子去给领的棺。我也就是看他这人做事有良心,才跟他去老家过了十年,他说,死了也要葬在那边,我可没听他的,要是葬在那边,隔着几百里路,将来扫墓上坟的,别给孩子们添麻烦。”

大伙儿点点头说有道理。

从欽矮子的死,又说到十年浩劫走了的那些老伙计,老王说:“想想那些年,谁都不知道哪天早上起来会被带走批斗,咱们这些人,哪个没受到过冲击?看得开了,挺挺就过来了,想不开,轻的受罪,重的丢了命。”

老陈说:“可不是?一把手徐立,受不了造反派的揪斗,不知哪里弄了把凿子自杀,你自杀也攮脖子心窝啊,戳在肚子上,不死不活地受罪,临了得个‘徐二木匠’的称号。工业局那个 ,整天拍上压下的,运动来了,想整他的人多的是,结果受不了上吊死了。哎……”

老陈说着别人,想起了自己,那年月,他不也受过那些罪?被一帮子造反派挂上牌子,摁着脑袋批斗,幸亏他那老婆有人缘,平时和周围老少关系不错,他在台上被批斗,老婆掐着腰在下面喊:“狠狠斗他,这个死老头子,脾气就是倔,我怎么说就是不听我话,活该,大伙儿可别饶了他。”别以为这女人是落井下石火上浇油,她那里不真不假不喜不怒地嚷嚷,台上台下笑了场,批斗会草草收兵,老头子还真没受大罪呢。

可是,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婆子,还是没能伴他走到底。老陈的眼眶湿润了。

“嗨呀,大伙儿都到了?真对不住,这小子一会拉一会尿地折腾半天才出门,害我来迟了,嘿嘿!”不用看,光这大嗓门,大家都知道是大个子杨林来了。

只见他一手抹着额上的汗,一手牵着个五六岁的男娃娃,风风火火地踏上亭子台阶。这下子,亭子里的气氛更热闹了,原先聊天的,还有几个懒言语,一旁静静听着别人说话的,一齐笑看着杨林。

老王说:“杨剪子,这样场合你当然是姗姗来迟了,没有农业局宿舍的路顺乎是吧?”

杨林老脸红了红说:“什么驴年马月的事了还抖搂出来?你也给老杨我留点脸面吧。”

老王鼻子里“嗤”一声道:“你还要脸面?不是那女人咬定是你调戏她,企图强奸,会只给你个党内警告?早撸了你职务收了你党票了。”

杨林抓了抓后脑勺,尴尬地笑笑说:“那破腚女人,不知睡了多少男人了,和我也不是一回两回,让我给她调个好工作,还让我帮她入党,老杨我再糊涂也不能让这样的人入党,让人家戳我脊梁骨啊,我没答应,没想到她那天约了我去宿舍,刚褪下裤子,她枕头底下摸出剪刀就给了我屁股上一下子,还喊着说我要强奸她,呸!什么东西。”

他扫了一眼周围,像是才发现禇英似地说:“看我胡吣吧,这里还有女士呢,罪过罪过。”说着朝禇英连连打躬作揖。

禇英白他一眼说:“活该,你杨剪子要是不动歪心,人家能钻了空子?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那光荣历史,城里早家喻户晓了,还是什么?”

大人说着话,没提防那个小人儿,仰着小脸问:“太爷爷,你怎么叫杨剪子?”

杨林一把捂住男孩的嘴说:“乖乖,别胡说,你听错了。”

男孩摇着脑袋挣开杨林的手说:“没错,就是杨剪子,我回家告诉太奶奶,让她揪你耳朵。”

孩子的话引起哄堂大笑,老陈笑出了眼泪:“杨林啊杨林,你们家的优良传统还在发扬光大?弟妹宝刀未老啊!”

杨林苦了苦脸,笑比哭差不了多少,别说,老婆子那几根葱管样的纤指,拧起耳朵来,力道不减当年哦。

由杨林的糗事,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到那些有“妻管严”的老朋友,难怪,那一代人一个看一个地离婚、再婚,基本上是老夫少妻,因而多多少少地都有些惧内,谁都有些不为人道的房帷糗闻。

一直没说话的邵宇开口道:“说到怕老婆,老罗是冠军,难为他管着千把号人都眉头不皱,偏偏见了老婆像老鼠见猫,厂里开会,老婆提着尿盆找到会议室,提溜着耳朵拽出来,尿盆送到鼻子下,让他闻闻刷没刷干净,真服了那女人,人前半点不给男人留面子。”大家都有同感,想起老罗和他那悍妇都已作古,说了两句也便岔了开去。老陈仍不放过杨林,继续拿他开涮道:“老杨,老罗老婆若是第一,尊夫人也是紧步后尘的母老虎第二,想必老弟这些年深受荼毒,也不想造造反,夺夺权?”

杨林斜一眼正在专心吃东西的重孙儿,伸出右手食指,抵住左手心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理解万岁,我这跟着个克格勃呢。”大伙儿看杨林讨饶,也便不再继续玩笑,三三两两地聊起各自的话题。

不知不觉间,天已近晌,敬老院的院长走了来,与亭子上的老人们打了招呼说:“各位老首长,午饭已经备好,都是按照大家的特点整的,保管荤菜烂乎,素菜清淡。之前老陈说你们聚会是轮流做东,今天是第一次聚会,各位老首长就把这个薄面让给晚辈吧。”

大家说了些“叨扰”、“破费”之类的客气话,没大推辞,便站起身随着院长去餐厅。禇英搀起小脚老太太说:“王嫂,你的脚小跟不上大家,咱姐俩后面慢点跟着吧。”

杨林的小重孙看着桌子上还剩很多的吃食,恋恋不舍地一步一回头,被太爷爷硬拉了小胳膊往外拽,嘟着小嘴说:“太爷爷,你等着,我非告诉太奶奶你们说她是母老虎不可。”

杨林霎时一脑袋黑线,陪着笑脸给男孩许愿:“小乖乖,听太爷爷话,别告诉太奶奶,你要什么太爷爷给你买什么。”

“那……我要吃肯德基、薯片、冰激凌,我要十个变形金刚,还有遥控汽车,要最大的……”

“好好好,太爷爷都买,都买。”

…………

共 5 8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题目“第一次聚会”,这聚会的地方有些特殊,是在敬老院。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来看,这敬老院的聚会也许会有好多的无奈和凄凉吧,但是,细读之后,心中流淌的却是涓涓暖流和慰藉,因为那些种种原因走进敬老院的老人,交织成了一幅温馨和谐的“晚景图”,这幅“晚景图”无疑是暖色调的,老人们在那里其乐融融,受到了礼遇,可以无拘无束的下棋耍闹,可以轮流做东西吃喝、谈笑,可以回味往事,相互“挖墙脚”,揭了老底心里也没有怨恨,毕竟自己的“光荣历史”在岁月的沉淀中,成了珍藏的记忆。更为可贵的,是好几对夫妻在几十年风雨中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真爱。敬老院外面暂时不能进来的老人,也时常被吸引进来,体验这种随意快乐的生活。每一个走进敬老院的老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敬老院就是一本厚重的故事集,集集新鲜,集集精彩,贯穿的主线就是“夕阳红”。要是我们的社会多办一些这样的敬老院,那可是真正的“老有所养”呀。流畅的叙述,娓娓道来,波澜不惊,但温暖心底。佳作。感谢作者赐稿!【:荒漠逸行者】

1楼文友: 15: 0:46 老师的小说选材视角独特,叙述流畅平和,自己能力有限,不到位之处还请老师及各位文友多多海涵! 文学是心灵的自由舞蹈和歌唱。

回复1楼文友: 07:21: 4 非常感谢逸行者精彩的评点,我想表达的正是这样的意思。

2楼文友: 20:07:59 小说通过人物对话回忆往事,老人们互相调侃,聚会气氛很热闹,个个都是老顽童啊! ( ()

回复2楼文友: 07:2 :54 这些都是真实的陈年往事,叙述的时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犹在眼前,只是,这些老人大多已经作古了。

楼文友: 22:08:15 这样的敬老院的院长和护士们的工作态度让人感到很温馨,环境整洁优雅,如同家里一样。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这是每个老人的愿望。每一位走进敬老院的老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传奇故事,这些聚在一起的老朋友们在回味中互相调侃,怀念那些逝去的岁月和年华,更加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

回复 楼文友: 07:25:18 敬老院办的越来越具有人性化,尽管收费较高,但服务的确也是一流的。

4楼文友: 22:42:21 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能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温馨地度过晚年的时光,是多少老人的心愿啊!问好梦姐!

回复4楼文友: 07:26:20 谢谢老弟。我们都会老,谁都希望有个安逸幸福的晚年。

5楼文友:- 0 16:51: 0 梦回老师的文笔就是好,读起来让人感到分外亲切,情节也像小河流水般自然流淌,拜读了。

回复5楼文友:- 1 09:28:01 谢谢笑谈老弟,夸赞愧不敢当。

年轻人重度骨关节炎

骨关节炎肿热敷好吗

佝偻病如何治疗

宝宝感冒鼻塞睡不好怎么办
灯盏花龙头企业都有啥
消化不良胃疼饮食注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