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八妹之死小说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19-10-17

摘要:我身体内的血,已经流干了。我看见了那个隧洞中有一束奇妙又温暖的光。我甚至看见了妈妈提到的那个后生,很周正的模样,我想,他可能会给我买几条漂亮的连衣裙的,最好还会给我买许多好看的小说,我情不自禁朝他奔去…… 【一】

我在哪?

我的身子动弹不得,我的五脏六腑都有了裂痕,我的脾好像碎了,而肝也在不停地渗血……但我还能想事,我知道我还没死!啊,我要死了吗?不可能,我还没满十八岁呢,再过一个礼拜,我就要满十八岁了,就要领到包工头发给的第一个月工资了,阳明路上那家服装店门口,那条粉红底色小白花的连衣裙,还等着我去买呢。不,不,我不要死,长这么大,我从来没穿过裙子,我要活过来,要尝尝穿裙子的滋味。春梅、秋娥她们都有裙子,我看上的那条,比她们的更漂亮。

【二】

有人过来了,其中一个翻了翻我的眼睑:“还没醒过来,还是观察为主吧”。

“医生,会成植物人吗?”

我听到一个急切的声音,是包工头的。植物人?就是那种半死人,我听说过的。邻村一个人进城时被车撞了,听说是一个单位的头头私自驾车时撞的。没死,也没活,就那么人事不知地在医院躺了两年多,说是花了三十多万,手和脚却缩成了柴棍子。唉,那单位,也真有钱哩。有人说,这种事,要一个爱他的女人守在床边叫唤,病人才有可能醒来。而那倒霉人的第二个老婆,在出事不到半年就远走高飞了。他的老母亲请人去求第一个媳妇,那女人一听火上来了:“老东西,当年非要挑拨我们离婚,那个窝囊废也就会依,现在,让他们死去,关我啥事。”

不要,我不要是这样。一来不可能有谁出这个钱养着我的身子;二来,同样没有一个爱我的人来叫醒我。我必须活过去。

哦,我突然知道了,我是在医院。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原是在青石街的基建工地上做小工的,筛沙子,拌沙浆,然后,用铁板车装了推进卷扬机,送上需要的楼层。八块钱一天,包吃,还算好。卷扬机?对了,一定是它出了问题!那根钢绳锈得很,每回上下都是叽叽裂响,叫人提心吊胆的。伙计中主事的跟包工头提过几回,每回人家都是“好好好,马上想办法。”伙计们就暗中咬牙“看着吧,总有一天会死人的。”

这么说,我是从卷扬机中摔了下来。是了,昨天我正把泥沙往7楼送,钢绳又是揪心地响,后来,一声巨响,我只听到自己叫了一声“妈呀”,就被满车的泥沙裹住……天哪,为什么最终是我出事?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躲进城里,而情愿被家里换亲嫁了,不定男方是个好人,日子还是有得过的。

【三】

有人在翻动我的身子,好像在帮我褪下短裤,是谁?

“又尿湿了,真麻烦。”是包工头的声音。

不,不行。我一个黄花闺女,怎么能让一个大男人挨身呢?这是一件多么羞人的事。“不要,不要你换。”我拚尽了全力叫喊,但好像没人听见我的愤怒。

“她是你什么人?”病房中有个温和的声音在问。

“一个小工。”

“为什么不叫她家人来伺候?”

“正派人去打听呢,也不知她家到底是哪个乡下的。”

“真难为你了,她一个妹崽,你还是不要碰她,让我来给她换吧。”

我流泪了,我想要谢谢她。

“这妹崽可怜哟,摔成这样。咦,哭了呢。她还是晓得一些事的。天哪天,看这尿袋里,好像是血尿了,老板,快叫医生去。”

【四】

又一群人嘈嘈杂杂地拥了进来。我好像听出是有个人上班途中出了车祸。

“这是一个好同志,请你们花多少钱都务必救活。”这样说话的人一定是个当官的。

“立即准备手术。”又有一个威严又沉稳的声音,这人一定是个有本事的,可以起死回生的大医生了。可是,我怎么好像一直没做手术呢?大概是第四天了吧,是摔得太重,没了必要;还是没钱?是哩,我摔了,谁会给我出钱治呢?家里,没钱;而且我知道,即便有,爸妈也不会舍得,他们指望那点血汗钱给七哥娶亲呢,七哥是全家传宗接代的惟一指望,原本八月里就要换亲的,却因为我的出逃泡了汤。大人现在一定恨死我了,我好悔。老板会不会出这份钱呢?我是为他做事摔了,照理他该出。像那位好同志,为公家上班出了事,公家就会花钱救他的命。我是不是一个好同志呢?我不是公家人,不敢称“同志”,但我是一个好女孩。我读书时,是个好学生,后来家里供不起,不叫读了,我也就乖乖地在家帮忙做事,如果不是家里搞什么换亲,我会一直是个好女儿的,尽管在家里我从来都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孩子。在工地上,我也是踏踏实实做事,不会来什么偷奸躲懒,是个好伙计。我和那个出车祸的人没有本质的不同,差别只在于,他是公家人,而我不是。但是生命和生命的价值是一样的,总不能公家人的命就比我的更值钱吧。我也知道没有人不希望我活下去,问题在于,谁来出钱?没有钱,就会没命。我突然被这个简单的结论吓住了:老板他不愿意往医院里交太多的钱!

我很快否定了这一点,我想老板不至于这样,这几天来,他一直都在我的病床前忙乎,还给我买了几身干净的换洗衣裤,我想象得出,他的表情一定是很沉重的。老板,你就行行好,先出钱救我一命吧,我今后一定会加倍还的。可惜他听不见。昨天老板娘来了一下,远远地,她捂住了鼻子“真臊。”她以为我听不见,但我听出了她的厌恶。我甚至从她的厌恶中产生了深深的羞愧,我一个女孩子,凭什么要让别人厌恶。这很伤我的自尊。

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知道自己摔得很重,人家会耽心花钱打漂漂。但是没钱就更没指望了。我有一个远房嫂子,去年秋天挖花生时,摔死了。花生挖回来,她怕三个孩子偷吃,就要把满满一竹篮挂上房梁的铁钩上,不够高,用板凳垫脚,一失脚,摔了后脑勺。第二天开始呕吐,男人就带她进城里医院,钱不够,差八百块,不给做手术。男人就又连夜回家借钱,等他再到医院,女人已在凌晨四点死了。男人花了那八百块钱,求了蹬的,把女人拉回了家。“我扶她一起进医院,离开她时还好好的,再去,就死了。”男人见人就流泪,“早知这样,多少花生也随它去。”

我不想步远房嫂子的后尘,我才十八岁不到,连花裙子都没穿过,我要活下去。

【五】

第五天了,我的家人还没来。我感觉自己撑下去的活力越来越少了。我知道医生只是在用一些药水延长我的生命。我一直恍恍惚惚的,好像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隧洞要把我吸进去……也许,我是该仔细想想死后的事情了。今天早上,我听到了一片哭声,一定是那个公家人没被救活。这是特护病房第二个死人了。第一个是一个孩子,才三岁,从三楼窗户摔下,在开颅手术中死在了手术台上。我会成为第三个吗?我奇怪,生命在这里怎么就这样脆弱。我们村里那个一百零二岁的老太太,脸都成了一个风干核桃了,身子上部弯下来,和下部成了一个九十度,却还是活着。我不会想要活成她那样,那样活着是一种受罪。但至少,我不要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死去,都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就算我只是一朵粗糙的南瓜花,总得让我开完吧,让我和其它的花儿一样充分享受阳光雨露吧。

就在五天前,我从来不知道死亡原来离我是这样近。那时我想的只是,发下钱,去买下那条好看的连衣裙,等晚上不做事时,美美地穿上。然后,积下钱,给家里寄去,好给七哥讨老婆,好让自己不被拿去换亲。现在,一切都完了,生命正在离我远去,很不情愿地,我要考虑一个很难的问题了——死是怎么一回事?婆婆在世时说过,好人死了,会去西方极乐世界,那里不用做事吃苦,每个人都有好日子过。我对好日子的想象是这样的:有书读,有连衣裙穿,有一个小伙子对我很好,这些,不知那里有没有。

我这样设想死后的情形,这让我不会太过害怕。现在,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的家人还没来。

【六】

“我的八妹,你怎么成这样了?”我终天听到大姐的哭声了。大姐最疼我,比妈妈疼我。我知道只有她一个人来了,现在是农忙季节,其他人一定是脱不开身。大姐小小心心地用温水在擦拭我的身子,好舒服。她一边擦一边在流泪。

“医生,求求您,一定救救我小妹。”终于有人替我在求救了,这世上我不是孤单的。

“伤得太重了,内脏全摔坏了。”我听到了医生的叹息。

我明白我是要死了!

我想对大姐说,我想穿阳明路上的那条粉色连衣裙,可是,我什么也说不出。

【七】

第六天,妈妈来了。她没有像姐姐那样伤心。因为我没听到她的哭声。或许是她哭过,而我不知道。但我情愿相信她没哭,因为她从来就是这样的,表情木讷,过多的生育和过多的农活只是让她活成了一个干活的机器,她和爸爸从来就没喜欢过我,他们生下我,是听信算命先生的话,以为我会是第二个男孩,他们唤我“多姑”,意思是多余的人。也许她心里是伤心的,谁知道呢?

“我女儿没事,医生说她正在睡觉,睡上几天,兴许就好了。”妈妈讷讷地在对什么人说,“前一个月,我们村里一个在省城做工的后生也摔死了,昨天他家人跟我打招呼,说是万一我多咱不行,就给他俩结个阴亲。你知道吗,这种亲事也是要给礼金的,八百块呢。”

我听出了妈妈对我生命的无所谓,我真的想早点死去了。

“你们得向包工头要钱。要他赔一条命钱。”对方在出主意。

“提了,两万。老板讨价还价后,扣除八千块住院费,就只有一万二了。”

“也好,这老板算不错了。”

“是哩。”

赔款一万二,再加阴亲礼金八百,在我们那穷山沟是一笔天文数,够七哥娶亲了。我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原来,我的生命也是值钱的。至少,它偿还了我离家后的愧疚。

以我读过书的知识,我知道,其实我们可以去告那老板的。那样会不会得到的赔款更多些呢?但何必呢,人家也不希望这样,谁活得都不容易。两万块钱,我的命一共值两万块钱,这是我头一回知道自己的身价。

我又想起那个公家人,他死时,单位来了不少人。他家人提了不少要求,如认定是因公死亡,安葬费多少,追悼会要录像,抚恤金多少。我死后,不会有录像,不会有悼词,不会有花圈,什么也不会有,我就是我家后山上的一株无名野花,悄悄地开了,又悄悄地谢了。当然,我的七哥会如意娶进一房媳妇的。

【八】

第七天。今天我十八岁。

我身体内的血,已经流干了。我看见了那个隧洞中有一束奇妙又温暖的光。我甚至看见了妈妈提到的那个后生,很周正的模样,我想,他可能会给我买几条漂亮的连衣裙的,最好还会给我买许多好看的小说,我情不自禁朝他奔去……

“哇,我的女崽呀。”我听到了妈妈的仅有的一声戛然而止的干嚎。而我匆匆赶来的爸爸,正背着双手,叼着一根烟,在离我床前三、五步远的地方站住,他古铜色的脸上混着一种古怪的表情。他在看着我的大姐,正流着泪在给我换上一条刚从街上买来的粉色连衣裙……

共 9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塑造了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少女,正在如花似玉的年华,由于出生在贫穷的农村,读不起书而失学了,家里唯一的七哥因贫穷而娶不到媳妇,父母打算用换亲的方式把她嫁出去换回七哥的一个媳妇。她与命运抗争,逃出了家门,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出苦力,却又命运多舛,不幸从卷扬机上摔了下来,内脏严重地受伤不可救药了。在医院的七天里,这个女孩想到了很多:商店里自己朝思梦想的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是自己有生以来没有穿过的,只要能够穿上它,心里就满足了。看到一个被称作“同志”受伤者,有单位的人来关心和求助,自己一个农村来的打工仔,没有那样”高级的“待遇,人家死了,还要计划安葬费,抚恤金,追悼会的诸方面安排,作为一个农村来的女孩子,自己死了,可能什么也不会有。最后当她听到母亲说老板同意拿出两万元作为补偿(当然要扣除800元的医药费)以后,心里却又可以点安慰,就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尽管看到家人已经为自己买来了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而她想到的是苦心的父母拿自己换亲不成,或许这壹万贰仟元可以给七哥娶回一个媳妇了吧?就连死后还要通过结阴亲的形式换取捌佰元,可见农村的贫穷绝不仅仅因为封建的换亲和结阴亲这样的简单道理。小说通过“八妹”这个打工仔的自述,等于是一个打工少女的死亡日记,反映了社会上的一些贫穷现象,也反映了工农之间的差别,揭示了我国亟待解决的贫富两极分化的问题和我国的封建陋习亟需改变的思想观念。虽然故事情节简单,但是思想主题深刻,很有社会意义。。:苏庸平【江山部·精品推荐150 240024】

1楼文友: -24 08:15:46 一个打工少女的死亡日记,值得阅读和深思!问候作者!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2楼文友: -24 08: 2:26 还有多少农民过着这样的日子?一个女孩用生命揭示这社会的阴暗,看了心里很痛!老师写的真好!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楼文友: -24 09:55:24 小说具有社会意义,贫穷落后的乡下仍然存在换亲和娶阴亲的习俗。这方面南北相似。关注乡下关注中国人的命运,其实就是中国农民的命运。寞儿 日月如梭

4楼文友: -24 09:56:58 问候寞儿 怎么评时页吃字? 日月如梭

5楼文友: -24 19:02:27 唉 除了叹息,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当我想说的时候,一坨沉重的东西堵住了我的胸口,我喊不出声来,只见那粉红色的连衣裙像风筝一样在风里飘荡着,流了很多很多的泪......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6楼文友: 07:25: 0 震荡心灵的打工者的悲剧,发生在今天,除悲凉外,更多的是思考,呐喊,希望。赞。

7楼文友: 22:15:49 善良普通却执著的热爱着生活,每一个生命都值得仰视!好文!欣赏了!

8楼文友: 22:16:41 善良普通却执著的热爱着生活,每一个生命都值得仰视!好文!欣赏了!

宝宝如何健脾胃

小儿便秘怎么治

孩子积食的症状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服用时间
剖宫产术后怎么防止腹胀便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