狆國住房公积金第壹案亿元公款轻易被贪挪维权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20-10-31

小角色制造出轰动全国的“住房公积金第一案” 巨额公款源源不断流入个人口袋令人反思

一亿多公款为何被轻易贪污挪用

本篇精粹

从1999年9月8日到2004年1月15日总共4年零5个月的时间里,李树彪共骗取公积金贷款和银行贷款44笔1.2亿元,大部分用于赌博。

郴州某银行的负责人说,因内部监管失控,银行一些工作人员违规操作,住房委员会形同虚设,财政、审计监督乏力等原因,使得住房公积金成了李树彪的个人存款。

而李树彪认为,其犯罪的客观因素是:“我要是不被提拔成这个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或者不当这个主任就好了。因为不当这个主任,我就没有这个权力,到银行贷款也贷不到了。”

“我搞违规贷款,用单位的存款作质押,我以为单位的同事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其实他们都知道,就是不提醒我。”

1月13日,多云,虽然气象台预报当天的最高气温达到了11℃,但湖南省郴州市街头依旧是寒意浓浓。

李树彪身穿一件绿色军大衣,桔黄色囚服紧紧地裹在大衣的外面。当3名法警押着他走出监舍时,李树彪的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因为他发现不远处正有人对着他拍照。

当天下午,受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李树彪贪污、挪用公款一案作出二审宣判,李树彪被判处死刑。

李树彪,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一个官场上并不起眼的小角色,但他却制造了一起轰动全国、犯罪金额高达一亿多元的职务犯罪大案。

【疯狂巨额公款流失赌场】在担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职务期间,豪赌似乎成了李树彪的“主要工作”,从1999年9月8日到2004年1月15日总共4年零5个月的时间里,李树彪共骗取公积金贷款和银行贷款共计44笔,从银行套取公款1.2亿元,大部分用于到澳门赌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8000万元

2004年1月28日,春节长假后的一个工作日。上午11时17分,郴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的办公急促响起,那头传来了略带紧张的声音:“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树彪这些年经常到澳门赌博,而且每次下注还蛮大……”

李树彪可是掌管着全市6亿元住房公积金的人物!这一匿名举报引起了郴州市反贪局的高度关注。

初核的情况就令侦查人员大吃一惊:2003年李树彪出入拱北海关50余次,一般是当天走次日回,但也有几天后才回的,最长的一次有9天。李树彪如此频繁出入关,究竟在干什么?

进一步调查发现,春节后一直没有上班的李树彪用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单位存款作质押担保,从市农业银行贷款700余万元,资金都流向广东珠海等地。

外围情况反映,李树彪在澳门多次赌博。

郴州市检察院决定立即对李树彪进行立案,并兵分三路:一路侦查李树彪的行踪并实施控制;一路抓紧取证;一路向省检察院和市委汇报。

经侦查,确定了李树彪所在的位置———广州市番禺锦绣香江花园。2004年1月30日晚11时,3名侦查人员连夜赶到广州,于次日下午4时将李树彪抓获,并从他的住宅、小车和身上搜出8枚私刻的公章、大量的贷款资料以及银行票据、已经盖好了印章的空白贷款申请表、一本护照和一本贴着李树彪照片、化名“林康全”的港澳通行证。

通过审讯与外围调查紧密配合,李树彪的涉案金额在一步步扩大。从接到举报到2月7日的短短7天时间,就查出李树彪挪用公积金达7000余万元。调查中发现,帮助李树彪转钱到澳门赌博的地下钱庄,是由广东省普宁市的吴明丁、吴明光两兄弟经营的。李树彪每次去澳门赌博前,先用化名将钱从郴州汇到吴氏兄弟给的账号上,吴氏兄弟取出现金兑换成港币,然后通过“水客”(专为旅客转运商品或现金出入境的人员)带到港澳,兑换成赌场筹码后,再交还给李树彪。地下钱庄通过这种“洗码”服务,可以获取千分之八的“洗码费”。2002年4月至2004年1月,吴氏兄弟先后34次为李树彪非法兑换了共计1.0337亿元人民币的港币。李树彪在赌博中共输掉了8000万元。

李树彪对自己的豪赌并无违规之处经历作了如下的交代:2001年初,李树彪与朋友张某开始涉足澳门赌场,此后每个月,李树彪做煤生意结账时只要收到几万元货款,他就去澳门赌博。不到一年时间,李树彪就将自己苦心经营才得到的100余万元资金全部输掉。此时,如果李树彪悔过自新、远离赌博这条不归路,或许他仍有机会使自己的生活过得安稳富足。但是,李树彪已经输红了眼,并自以为掌握了澳门赌场“百家乐”赌博方式的技巧。他想,只要有赌本,会把以前输掉的钱赢回来并再赚上一把。

为了筹集赌资,李树彪将手伸向了自己掌管的市公积金中心的款项。2002年,他第一次挪用公款30万元;第二次挪用公款90万元;第三次挪用公款200万元……此后一发而不可收。这一年,李树彪挪用公款10次共1705万元,其中“挪后补前”的有421万元,其余1284万元全部被他用来赌博。

2003年,是李树彪赴澳门赌博最疯狂的一年,特别是从8月份以后,因赌博他已负债累累、拖欠了银行数千万元的资金,就算是顶着郴州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这块金字招牌,在银行面前也已没有信誉可言。靠质押贷款贷不到款、靠真实的单位办委托贷款贷不到款,绝望中的李树彪“一不做,二不休”,决定采取虚构单位、虚构政策性住房公积金贷款事实、伪造贷款审批资料和单位集资建房的职工明细表、授权委托书与贷款申请报告的方法,再利用职务之便批准贷款,从而获取贷款归自己非法占有。李树彪先后虚构了“郴州市信息市场管理办公室”、“湖南电力发展有限公司”等8个单位,并在广州市非法刻制了14枚单位“公章”及“陈文智”、“张春华”等数枚假私章。通过这些手段,李树彪在这段时间获取了5667万元的公款,除了150万元用于归还以前挪用的公款外,其余的5517万元全部被拿去赌博了。

【探因监管者与被监管者错位】“如果那个银行抓到了李树彪存款,那个银行的利润就可以增加”、“谁失去公积金管理中心这个大客户,谁的效益就会受到重大损失”,郴州某银行的负责人如是说

办案检察官向分析,李树彪的作案手段,主要有两种:一种手段是“抵押贷款”,即用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单位存款作抵押、质押担保,获取“银行贷款”。其作案30次,金额为5854.7287万元;另一种手段是“委托借款”,即采取虚构单位名称、私刻单位印章、编造虚假理由,虚拟贷款人和虚假单位法定代表人、伪造身份证,伪造贷款资料的手段,与他人串通骗取“政策性住房资金委托借款”。其作案14次,金额为6038.3774万元。

李树彪一次又一次地贪污、挪用公款,相关部门是怎样监督的?住房公积金又是怎样成了李树彪个人存款的呢?

了解到,按照国务院颁布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公积金管理必须由执行住房委员会决策、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运作、银行专户存储、财政监督的原则,而郴州市对于住房公积金的管理也是秉承这样一种运行与决策相分离的原则建立了相应制度,其目的就是为了加强风险防范。

但事实上,在郴州,制度却成了摆设,所有程序均由李树彪一人说了算。本来由办公室行政部门管理的公章,却一直控制在李树彪手里。李常常自己拿着公章去银行融资、签订质押合同;本来公积金贷款流程应该是:当职工来贷款,信贷调查员要负责调查、审批,并核实建委的证明,然后上报,最后由主管副主任审批、签字。但是,李树彪往往是跳过前面所有环节,自作主张;本来在公积金往来方面,任何一笔资金必须是出纳、会计主管、财务科长都知道。但李树彪却经常以对方单位要得比较急为借口,单独把出纳叫出来,没有真正的感动就没有永远的成功给她看信贷合同、信贷调查,要支票,然后签字盖章一条龙全部搞掂。

某银行郴州分行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与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是从2002年开始发生业务往来的。按照相关规定:“受委托办理住房公积金账户设立、缴存、归还等手续的承办银行,一个城市不得超过两家,其他金融机构一律不得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但由于李树彪个人的“积极运作”,郴州市受委托银行一下子从两家发展到了5家

另一家银行负责人说,作为植根于地方的各家商业银行,雄厚的资金实力是各商业银行积极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保证。因此,住房公积金存款就成为了各家银行竞相公关的目标。至于住房公积金存款到那家存、存多少、怎么存的决定权又掌握在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领导层手中。因此,银行从自身利益出发,极力争取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管理层的支持。于是,作为监督者的银行成了有求者,作为被监督者的管理中心却成了施予者,监管者与被监管者角色发生错位,就很容易导致风险的产生。

某银行负责人告诉,从另外一方面说,银行监管也难以实施。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成立以来,任何单位和部门都未对银行特别是商业银行赋予对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监管的职能。这期间,商业银行作为一个服务部门,只有履行中介和服务职能的义务,无权查阅其票证和其他资料,无权干涉其业务流程,无权对其进行检查。因此,银行仅从其提供凭证的内容来看很难实施监管。

一审宣判前,采访在看守所的李树彪时,问他能否根据自己的反思,为住房公积金的安全提些建议,他回答:“其实制度是很健全的,主要是没有人严格按照规范去做。”

李树彪眼中的三个客观原因

2005年8月24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树彪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定李树彪犯有贪污公款罪、挪用公款罪与赌博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上缴国库。

法院认定李树彪从1999年9月至2004年1月,利用职务之便,用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单位存款作抵押、质押担保获取“银行贷款”,或与他人串通从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获取“政策性住房资金委托借款”的方式,先后作案44次,犯罪金额高达11893.1061万元。其中,挪用公款5854.7287万元,贪污公款6038.3774万元。李树彪贪污、挪用的公款,绝大部分用于到澳门等地豪赌或个人挥霍,案发时尚有7747.5万元未追回。

一审宣判后,李树彪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09年1月13日下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郴州中院对被告人李树彪贪污、挪用公款一案作出了二审宣判……

一审前,李树彪在看守所接受采访时说,“我这个人以前并不是很差,工作也是想下点工夫去搞好的。只是喜欢上赌博后,有了一些变化”。

李树彪在供述中,也分析了促成和助长其犯罪的三个客观因素:

一是“我要是不被提拔当这个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或者不当这个主任就好了。因为不当这个主任,我就没有这个权力,到银行贷款也贷不到了”。

二是“机构改革县(市、区)管理中心上收,制度不完善,有空子、有漏洞,也为我赌博动用公款提供了方便”。

三是“我搞违规贷款,用单位的存款作质押,我以为单位的同事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其实他们都知道,就是不提醒我。如果开始头两笔点醒我,我就不敢搞了,不会再搞了。到后来我发现他们知道了,心里非常着急,总想赶快扳本把贷款还上,结果越急就越输,越输就越急,越急就越想扳本,越想扳本就越想弄钱去赌,这样窟窿就越来越大”。(本报 赵文明)



肝纤维化不能吃什么
达州白癜风医院电话
韶关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