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1960 帝国曙光(一)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20-01-20

权国 1960 帝国曙光(一)

刚非平民组成的后勤队一直以为自己是处于战场后方,看见迎面倒卷而来的联军骑兵,有人高喊“不,是自己人。”说时迟那时,话还没说完,这个人已经被飞奔的马蹄卷了进去,先被冲击的刚非后勤队几乎没有人活下来,粗暴狂乱的马蹄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他们的身体重重倒在脚下的你泥泞中,被数的马蹄和人脚踩的越陷越深,几乎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站起来,一名碰巧只是大腿受伤的后勤队的刚非正规军官多活了几分钟的的时间。他失去了站立的能力,挣扎着在泥潭里爬行,他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前方的不是联军的部队吗?究竟受到谁的攻击?还是说有其他事发生了?

“论如何,我一定要站起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活着回去,妻子与双胞胎的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呢!”军官终究还是没能再次站起来,他断掉的双脚完失去了支撑力,拼死用双手支撑起上半身,然后被一名路过的联军军官用战马从他的背部踩过去,军官清楚的听到自己脊椎彻底被压断的声音,泥水从他的耳朵和嘴里灌进去,

刚非帝国援助联军的后勤军第五中队的队长波帕斯队长,被飞奔的战马撞到了附近的灌木中,他的右手臂感到一股锐利的的灼热感,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当再度恢复意识时,他的四周周遭充满了烟雾与尸体。他焦虑地站了起来努力使自己的身体恢复平衡,当他往下看到自己的身体时,视线不由得固定在右手臂上,赫然发现他的右臂自手肘以下完是血淋漓的,筋肉在昏迷中瞬缩,使得出血与疼痛意外地减少许多。

“还有没有人在?”

这名军官跌坐在路边叫着,叫了三次之后,终于有了微弱的回音。一个小小的人影怯怯地走近过来。波帕斯扬起眉头,看到一个一头金黄色的乱发,满脸血污和泥水,但有着一张非常年轻脸庞的少年。

“你一个小孩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是军校学生。是正要配属到第五步兵团的士兵,临时抽调如后勤团。”

“哦!是这样啊!现在几岁啦?”

“再过五天就十三岁。”

“真是末日到了,连孩子都得上战场。”波帕斯不禁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少年身上所受的仅有跌打撞伤,擦伤以及轻度的烧伤,看看四周遍地的尸体,命运对他真是庇护有加。

白烟弥漫的大湖区,围攻的联军集群就像崩溃的蚁穴,联军缺乏统一指挥的缺点完暴露,军团与军团之间没有协调,为了抢夺逃跑的路线,相互拥挤,士兵们不再理会命令,争先恐后的丢下了武器,转身逃跑。那溃散的趋势就象开了闸的水。象江河浪头,人潮汹涌,一下子把后面的队伍冲垮。到处是一片喧嚣逃走,向前推进的联军队列被冲的土崩瓦解。白花花的武器丢了一地,到处是丢弃的旗帜。在联军溃散的后方,猎鹰军队正有条不紊的以旗团为作战单位稳步跟进,弩箭成片的打在联军溃散部队的身上。像利刀一样狠狠的收割着联军士兵的生命,

“混蛋!狗屁的联军,根本是一群不堪一战的孬种!”侧面还在拼死推进的刚非将军们对于联军溃败如此之破口大骂。联军中线的崩溃,直接导致三万刚非禁卫军的侧翼暴露在猎鹰军的力打击之下,将军们慌乱的下令前面的部队撤回来,但在猎鹰军弩箭集群的打击下撤离的难度,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还必须七百二十度大旋转那样的高难度,三万人部队上去,撤回来已经战损了三千多人,那可都是战力为精良的禁卫军,就这样白白损失在一进一退之间,将军们的心在流血,

这时猎鹰军的数量也彻底的暴露出来,犹如一层层展开的攻击层,原本在联军和刚非人预想中只有两万人的猎鹰残军,一个团队一个团队,犹如变魔术一样从湖边区域释放出来,战旗如云,弩箭如暴雨疾风一样连绵不断,身穿黑甲的帝国足足六万大军的推进之势,如同巨大的黑色扩张,就像不可思意的魔术一样,迅速挤满了刚非小皇帝和将军团将军们的眼帘,

“怎么。。。。怎么会这样!”

小皇帝看着远处数量超乎预料的猎鹰军队,目光愕然,身打摆子,下巴都掉了,将军们一个个脸如死灰,嘴张着说不出话来,这是严重的战力评估错误,眼前的猎鹰军不要说两万人,就是五万都不止,将军们一个个感到身寒冷,所有人在一时间想到的是中埋伏了,猎鹰军往大湖区撤离,不是什么走投路的昏招,而是典型的钓鱼战术,就在脱离视线的这几个小时里,猎鹰军已经将本方视为猎鹰军死地的大湖区,俨然布置成了一张巨大的,

在联军和刚非发动面攻击的那一刻,对方亮出了獠牙和利爪,猎人变成了猎物!

”现在,必须马上撤离大湖区!“一名将军急切的向小皇帝进言”联军已经靠不住了,请陛下下令军撤离!“

“军撤离?联军方面我们该如何回复!”刚非小皇帝回过神来,有些犹豫不决,就这样放弃联军不顾的做法,让小孩的嘴角有些歪斜,嘴唇微微颤抖,实在是这次的冲击对于小皇帝太大了,现在他的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

自认已经掌握的节奏完失控带来的后果,就是小皇帝满脑袋乱麻,已经不知道该下达什么命令了,撤离?还是坚守?小皇帝毕竟不是久经战阵的名将,纠结的不知道谁说的正确。此时,刚非将军团的将军们表现出非常优秀的素质,他们之中不乏久经战阵的老将,也有决断力极强的悍将,

”大战之中,盟友的生死是天意,陛下不需要顾虑太多!我们已经尽力了“一名将军团的将军摇了摇头,

另外一名将军神色冷峻的说”而且联军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混乱来形容。一拥而上,一溃而散,就让他们留在这里吸引猎鹰军的注意力好了,我有预感,猎鹰军的反击即将发动,这是一个陷阱,针对我军的陷阱,如果不立即撤离,我们和联军将一起被困死在大湖区!“

”联军足有七万之众,就算遭受一些损失。也是可以自保的!“

有将军附和说道”但是我们的兵力不足四万人,一旦先撤离的是联军,我们就不得不面对拥有优势兵力的猎鹰军反扑,依照我军目前的士气和战力,此战胜负堪忧,不如提前撤离,保存帝国实力才是保护自己的办法!“

”下令撤离!“

将军们的话让小皇帝下定了决心,刚非军队在混乱中悄然脱离战场,

事实上刚非小皇帝不知道。他的决定救了刚非军一次,就在他下达撤离命令的前一刻,猎鹰帝国海军舰队的龙牙战舰已经驶入了洪水暴涨的比昂河道,因为是逆流而上。用爬行船桨的龙牙战舰花了六个小时才在天色完的黑夜里抵达比昂河桥所在的位置,完成了对大湖区的封锁,而急速撤离刚非军在半个小时前刚刚迈过了比昂桥,就这样。刚非人丢下困顿在烂泥中约五万人的联军部队自己跑了,

联军溃散的部队在下午黄昏时才在大湖区边缘位置站住了脚,

联军清点战损情况。顿时感觉事情大条了,短短的一个小时交锋已是渍不成军,大约有一万多人的溃军不知逃窜到什么地方去了,战死的人多达八千人,被俘的人数几乎一样,而刚非人自顾自脱战撤离的行为,是大大地挫伤了联军士兵们的作战意愿,在联军士兵们的理解中,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是在为刚非人作战的,结果刚非人自己跑了,这是**裸的背弃盟约,联军的将军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来自比昂河道方面的消息,猎鹰军的海军封锁了从河道上撤走的退路,也就是说,路被封死了,大逆转,联军现在除了死战和投降没有其他选择了。

六万猎鹰军部队犹如一座大山压在联军的前面,反倒没有急着面压进,在兵力比上,猎鹰军六万人,而且士气高昂,重型武器多的令联军头皮发麻,联军兵力由七万人削弱到四万人,士气低落,重型武器完没有,在险可守的大湖区沼泽,就是等着挨宰的份

第二天清晨,联军方面派来的使者进入猎鹰军的营地,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联军将军,

“我想贵军应该并不想让我们部死在这里吧,毕竟联军与贵国之间没有太大的敌对关系,这场战争只是一个误会”这名联军将军一开口便如此说道”而且我们愿意帮助猎鹰帝国!“

“误会?”瓦里西恩眼都每抬,手里捧着水杯,轻描淡写的吹了吹水面上的苦丁叶,味道苦涩提神的苦丁叶是多罗克山地的特产,因为猎鹰陛下爱喝,已经成为风靡猎鹰军高级将领的一种高档饮品,

联军投降是必然的,虽然联军在这次普套战争中横插了一杠,但考虑到以后猎鹰帝国在中欧巴罗地区的发展,猎鹰陛下也不愿意将联军完斩尽杀绝,如果是那样,帝国就算这次能够重创中欧巴罗诸国联军,谁敢保证不会中欧巴罗诸国不会很拉起第二支,第三支中欧巴罗联军来,这种地域文化上的争斗是耗时间的,帝国没必要再这样的事情上,花大把的军力和财力!

“刚非人为了自己一方的逃亡,而罔顾盟友的生死,我就是刚非人这种卑鄙行为的活证据。”

“原来如此,这么说,你们是准备投降?那是否意味着你对刚非人的联盟已经不存在了呢?”

“联盟?”这名联军将军嘴角惨笑着,声音当中充满了讽刺的味道“多么美丽的字眼啊!这个词在为求方便的时候被滥用了,我相信这一次的战争,给了大家一个重评估联盟的机会,事实证明,有些国家根本就没有资格要求其他国家的保护的,反而贵国为了保护附庸国普套所作出的努力,已经足以让所有国家有目共睹,一个不离不弃的盟友。和一个见风使舵的盟友,我们还是看的清楚的!而且我国对于贵国的很多东西都相当感兴趣,如果可能,我国希望能够换一位盟友!”

“恩,那就好!”

瓦里西恩点点头,在担任普泰地区负责人的那段时间,让他越来越有一方重臣的防范,而不再是以前那个以悍勇著称的帝国猛将,他表示外交流通有时比直接交战加有效,对于尊重帝国的人。帝国从来都是尊重的,至于贵国的请求,猎鹰陛下一向是个很慷慨的人!

“那么就拜托阁下了!“

那名联军将军顿时眉开眼笑,连忙起身行礼,从猎鹰军营地出来,这名联军将军脸色严肃的看了看头顶的天空,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如果能够提前与来自北方的猎鹰帝国联盟,就等于提前占据了在刚非帝国崩盘后中欧巴罗方面利益分配乱流中的稳固地位。

大湖区大捷的报告在第二天下午时传到了位于边界上的猎鹰军大本营,刚非人在边界方向发动的面攻击已经逐渐停止,双方的交火算不上猛烈,刚非人力压上的战线已经在收缩。明显是也同样接到了来自大湖区方面失利的消息,

刚非军务部长马科斯紧急召开军事会议,面停止了所谓的攻势,基本上等于承认了战役的失败

因为大湖区的失利。刚非军防线的侧翼已经失去了掩护,而且以为此次作战的是刚非皇帝及其麾下的禁卫军,所以军务部想要追究也从谈起。反而因为刚非军在大湖区做出的提前撤离,导致于数万联军终成了俘虏,

来自联军方面的各种文件如雪片一样洒落在马科斯的办公桌上,一些文件就是正式与刚非解除联盟的文告,

在第三天的时间,联军方面选择撤离的国家达到了四个,约有一万一千人的联军部队离开了巴鲁塔战线,现在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刚非人丢了大湖区战役,只有不到4万人的残军撤走,联军方面的一半部队也在大湖区投降,随着猎鹰帝**队从大湖区北进,战局的天枰将彻底落在了猎鹰帝国一方,现在还依靠在刚非帝国的破船上是不明智的,至少,大家都要竭力躲避成为猎鹰帝国武力报复的下一个目标。

看着撤离巴鲁塔战线联军国家的名单,马科斯知道如果没有措施法扭转,那么不用几天,巴鲁塔战线上的联军部队将部撤走,没有了联军的支撑,已经耗得的油尽灯枯的刚非帝国将在力应对猎鹰帝国的强势席卷,

已经疲惫不堪的老人双眼发黑,握着名单的手有些颤抖,联军再次减少了四个,现在还跟刚非有联盟关系的只剩下三个国家,巴鲁塔方面已经法坚持了,猎鹰军正从大湖区北进,前面是多达二十万的猎鹰帝国主力。。。。。。。

前有重兵,后有群狼,刚非覆灭只在旦夕之间,老友啊,我该怎么办!难道现在只能如此吗?

他揉了揉太阳穴,在他的面前正有一份文件,是伊斯坦人要求刚非成为附庸国的文件,在这份文件里,伊斯坦人答应保护刚非帝国的安,但是刚非必须取下帝国的桂冠,并且每年都要上缴一千万金币给宗主国,还必须在宗主国时派出军队协助作战,如果是一年前,马科斯都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份文件撕碎,但是现在,他的手颤抖着拿起了笔。。。。。。。,似乎用尽了部的力量,瘦弱的身体在站起身时晃了晃,突然,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人重重晕倒在办公桌前,如果不是副官的及时发现,他可能会成为第一个死在办公桌上的刚非帝国元帅,但在此刻,他希望自己死掉反倒是一种解脱,

”刚非帝国真有宣称自己是伊斯坦帝国附庸的想法?这个消息可靠吗?“

正在眯眼看着外街道上走过美女身影的胖子,有些不爽的从户前回过身来,这里是距离前线不到十五里的普套城市梵冈,猎鹰军的大本营就暂时安置在这里,伊斯坦人这种下山摘桃子的卑劣行为让他的内心生气一腔怒火,

”是我们在刚非帝国内安排的眼线提供的,据说是马科斯亲自同意,并且已经向刚非皇帝递呈的报告!“胡科奇力的脸色也不好看,凝声说道”虽然还处于不确定阶段,但在刚非国内已经有了一些端疑,依照目前刚非人的局面,这种可能性很大!“

”暂停攻击,派人去跟刚非人说,与其成为伊斯坦人的附庸,还不如成我猎鹰帝国附庸,

他们必须转让出刚非皇帝的称号,刚非降格为王国,并且将南方八个省交给我们四个就行,

至于年岁金什么的,看着给就行!“胖子手中在自己鼻子上摸了摸,妈的,我们顶着整个中欧巴罗的压力跟刚非开战,数十万大军拼杀的大地染红,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伊斯坦人想随手一捞就想部拿去,这怎么可能!

”陛下,如果刚非人拒绝呢“胡科奇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那我就从命令大湖区和巴鲁塔方面的部队面合围,有本事,刚非人就让还在北面部队都没有集结的伊斯坦人飞过来好了!“胖子嘴角露出一抹狞笑”看看在我大军铁蹄将其部踏碎之前,能不能有一个伊斯坦人站在我面前!“未完待续。。

宝宝地图舌注意什么
衡水治疗癫痫病医院
赤峰中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