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到阳光里去散文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19-10-17

络信号中断了。

有人在用听歌,应该在听“本地歌曲”。歌声也是如柔雨一般温婉细腻的,里面分明也有伤感的悬浮物。

在空旷而宁静的工作间,那歌声如一条精力充沛的蚯蚓,从潮湿的空气里钻出一条隧道,从上一个冬天爬向这个春天,那样豪情满怀,那样志在必得。蚯蚓孜孜不倦的挖掘就像专心致志的舞蹈,它的热情让整个土层狂喜起来。它爬过的区域很模糊,仿佛是穿过了一叠书页的厚度,并不漫长,但很崎岖,它爬过的书页那边是被冬天封存的日子,这边,正是春天喜笑颜开到酣畅淋漓的样子。

樱花已经相当的稀疏了。落花之后,新叶正在勃发。这个春天,我又没赶上樱花的全盛时期。它们怒放的时候,我正在工作间里终日埋头劳碌,像一只冬眠的熊在昏昧中舔着自己的脚掌。上一个双休日被雨淋得湿透。后来,打算等到天晴以后去看樱花,但后来的后来是接连不断的雨,而今天,依然平常如过往中所有的平常。直到雨终于停了,才看到自己耐心等待又耐心相伴的平常原也是相当可爱的,仿佛一大片平旷温暖的沙滩,自己如一只大雁安稳地落在上面,阳光遍布,宛若一次花谢之后的又一次花开。雨停了,那么,这个春天的吟唱也便告一段落。

没有络信号,才发现因此才有了真正的日子。我感到自己又像一粒动荡不息的河沙那样终于在日子的河床上落定了,透过浊流,我看到了昏昧的天光,并没有狂热的色彩。那样的天光仿佛悄然而至又悄然而去的樱花,来过,但只在春天最僻静的边缘轻轻飘过,带着冬天的板正,也带着春天的和悦,都是远远的,缥缈的,如这一场柔雨,没有给我留下切腹的感觉。

一些日子被一些人搅乱了。事前没有先兆,事后又没有得到一个恰当的结语,时过境迁,我的心却和那些日子一直那样乱着,在后来连续几个春天里都是乱糟糟的。人都走了,都是不辞而别,以后见面,脸上便带着难知其详的愠色,如沙尘过后春天初来的样子,模糊的背影上清晰地印出疑虑,疑虑的背后躲藏着猜忌。

走了就走了吧,何必那样谨小慎微畏畏缩缩的。连人的背影都显现不出来的时候正是秋天,那时的确也有花开,但到底不如春天那么繁华而暖意洋洋,那么热情四射;不是清雅的菊,不是尊贵的紫薇,是模糊的,是遥看秀色近却无的那种绵密野花,不知名,都在野外。那些花太小气了,小气得至于零碎,零碎到将要流散。远远的,可见灿黄或粉紫,近前,全都不足采撷,如沙中细流,如明知其有却不见形的时光,难成一掬。

春日的樱花总是大朵大朵簇拥着的,只不过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盛开的时候,我在我的劳碌之处,没有赶上它们的盛开,甚至根本没有想起来。但樱树勃发的新叶告诉我,它们真的有过热闹非凡的花盛期。

就这样,樱花全盛期的盛况让有幸闲游的人饱览了,我赶上的只是它们疲惫而眠或者再次起身远行的时候。又下了一场雨,搅乱我的日子的人,我很愿意称其为美丽的过客,先是无所畏惧理直气壮的,然后是有所畏惧冷漠强硬的;闹腾春天的樱花先是大富大贵热情洋溢的,然后是落寞迟暮渐去渐远的。人和樱花好像是约好了的,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却不同路,樱花如产妇那样被风接到土地上酣睡去了。美丽的过客消失在城市里,城市就变成广大无边的。这场不大不小的变故让我满腹惆怅,宛如一只黑蝴蝶被一些黄蝴蝶弄得意马心猿的,但那些黄蝴蝶飞进了无边无际的油菜花里去,让我狠狠地体验了一回找不着北的感觉。

很久很久,被人搅乱的日子都是乱糟糟的,我的惆怅在春天里也便更加无处安放。这是周期性的记忆复苏,也是周期性的痛感复作。又能怎么样呢,春天我是躲不过的,再说我也无需躲避。凌乱之外,我还有既严厉又和悦的时光可以细细消磨,也有颇具快意的许多事情等我去做。当日子还没有被人搅乱的时候,与春花同路而来的人曾经是我心中晴朗的北方,人,正好也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北方,那里正好也有一个很大的梨园,如此巧合,在我便是如传奇一般又完美又幸福的。年年春天,我必是这梨园的常客。人不来,但见圆如见人,赏花如赏容,圆在人在,人在花在。春天,长满梨树的北方繁花如雪,我仿佛总能提前看到,整个北方已经挂满了汁浓液饱的水晶梨,我的心里常有歌声响起,优雅,清丽。

常去梨园,但我从未深入过那个大大的梨园,我怕给它带去太多的浊气,白得缥缈的梨花似乎是极其脆弱的;我太喜欢它了,我才如此用心远观而不敢亵玩,我承认自己是不如梨园中的梨花那么清纯的。我却无法阻拦那些闲游者乱哄哄地进去,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浊气,个个都是财气敷满的,如马苍蝇一样在梨园中穿梭,把或者硗确或者臃肿的身躯连同醉态十足的尊容胡乱组合到一起,凑到梨花上去,变成照片。他们走后,梨园便是更加乱哄哄的。我景仰的梨园和梨花也就不能各安其分各守其位。又某一年,梨园春色开始被它的主人论价售卖了,城市的北方和梨园也就离我越来越远,在我,如雪的梨花仿佛从此常常和洁白而含混的雨雾混在一起。

没有标价的梨园是自在清新的,但也不免被无孔不入的浊气所遮蔽,梨花的清新比春天更加容易消失;有价的梨园春色安静了许多,尊贵了许多,但也不免从此堕入小气和空寂。再无所谓清浊,再无所谓妍媸,梨园也就成了我与城市北方之间的一重阻隔。好几个春天过去了,我再未去过梨园,但听说过它的身价一年比一年高,开始在这个城市里小有名气。

不想和别人到热闹场中去拥挤,不想和别人做 裸的竞争,不想变成浊气冲天的闲游者。我还有樱花园可去。

樱花园在城市的南边,如我喜欢称城市的北边为北方一样,我还是习惯把它的南边叫做南方,我觉得这样称呼会让它们在我的心里显得远一些、大一些、明亮一些,我走向它的过程更有韵味一些,我的游赏之路显得苍凉一些悲壮一些。

园内也有杏、李、桃、梅。在春日盛大的花事中,压轴的演出当算樱花盛开。我总有幸观赏杏、李、桃、梅的依次欢畅展露,但从来都是无暇一观它们的花盛期。这不怪花木,只怪我没有恰逢其时的闲暇,而无暇,又因为我以周为期的循环往复的劳碌——太忙了,我错过的当然不止这些!有时候,则是因为没有好天气,比如突如其来的料峭春寒,比如年年必有的漫天沙尘,比如连绵不绝的春雨,比如意料之外的种种俗务。总之,我总是错过它们的花盛期。我在疏远了北方的梨园之后,屡屡又与南方的樱花失之交臂。其实,这个城市南方的樱花开放和它北方的梨花开放差不多是同时的,不可兼得,或者错失其一,就是难免的。

久违了,春天,从来让我对它充满浓厚的兴趣!此中趣味被渐逝的时光溶化到寡淡以后,当初的狂热又让人深感疲惫。再说,梨园有价的事实在我是一种冷漠的排拒。不是我嫌价钱贵,而是觉得明珠投暗了,我眼拙,不复辨识;或者,田园荒芜,我又不是一个勤勉的耕者;再或者,美人被胁迫,而我又是无力搭救的。北方的梨园就在我的心里黯淡下去或者深藏起来,那里,也就是我不想再去的。

梨园不俗,但也不免从流入俗,免不了蒙受四处冲荡的浊气之害。樱桃园相当的时尚了,确也不免失之于我的终日劳碌和浪子一样来去无常的坏天气。好了,我都接受了,我在春天总是这样伤感的,伤感到再也无可伤感,我就不能不和春天默默道别。我就给自己说,美丽的过客或许并不存在,只是我常心存妄念而已;美丽的过客也许存在,不过是屡屡让我无所适从的春天让我心生更多的妄念而已。我总要在春天过去之后,继续生活在春天之外的更多时光里,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太闲散了,这样的春雨。时作时止,宛如稚爱的孩童时恬时嬉。我总觉得,在春天,总有一个地方是可去的,总有一些人是值得等待的也是能够见面交谈的。但不知地方在何处,人在哪里。最想见的人早已消失在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城市以外的地方,而所有可去的地方都是人迹凌乱相当吵嚷的。偶尔想起来,美丽的过客,她们的音貌还是清晰的,但总如有价的梨园春色和总是错过的樱花园的繁华,每当我不厌其烦地细究总是错过的原因的时候,过去的花事与错过的人总与我远隔着不可追回的时光距离。再次想起来的时候,春天已从我可去的地方早早过去,想见的人也随春日里来去无定的风消失得无影无踪。欲见不能,那样的人才让我倍感孤独;想去而不可去,我也就不知道该将此身措于何处。

络信号中断了,我正好可以不去频频查看层出不穷且乱哄哄的信息。

春日的雨,那毕竟是像一见钟情然后不知所终那样捉摸不定的,让人稍感安慰的是雨中的城市很安静,少有的安静让我怀疑它以前躁动不安的样子是虚假的。现在,它正处在少有的安静之中,像一只焦渴已久的巨龟,忘乎所以地吮吸着雨水,它的喉咙正在滋润起来,它的肌肤正在舒展开来,它的焦灼正在息止,它的戾气正在收敛,它所在的嵯峨高山仿佛正在变成洋洋泽国,接下来它要勤奋觅食,然后生儿育女——对啊,我想起来了,美丽的过客,和许多女人一样生过孩子了,又生孩子去了!那么,生养,对女人来说是大事,她或者她们不必跟非生产者们再有什么关系,再抓住那些被搅乱的日子不放就是我傻里傻气!

我看见了,从日子的一叠书页中掘洞而出的原来也有我!暖和了,醒了,和复苏的蚯蚓一样,我也从迷失的厚土里钻了出来!再回头去看,所有的人是都像花一样的,有些像梨花,有些像樱花,典雅清丽的待价而沽或者已经有主;新颖浪漫的,或者于当下时光相去甚远,或者于韵味和品位暂无商量,终于不免像风一样走像水一样流的。绚丽烂漫的春天让人狂喜,但我也许会继续安静地孤独下去。花事尽去,活得好好的树木都将变得持重而安谧,我也一样,没有一种热闹会无休无止地搅扰我的。只是,当我开始感到心宽体胖的时候,时作时止的雨,像一只手一样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不让我重归旧梦,也不让我走出门去。

好吧,劳碌暂时停下来以后,我就静静地坐着好了。坐在天天都有新意的工作间,坐在书桌旁井口一样的窗前,坐在公园里灰尘敷满的长椅上,坐在河边光滑的卵石上,坐在百草复萌的田间,坐在新叶赋阴的林畔,坐在长途大巴里,坐在荒僻的山路边。坐着,从心里呼唤、祈请。我想见的人,回来一次吧;我想去的地方,正好就在我的脚下吧;梨园的春色终于衰退,让梨园复归于无价吧;樱花盛开的情景我未能亲见,让看到的人像春鸟一样在阳光照暖的天空下尽情地谈笑吧;让我多想想,现在正是毋庸置疑的春天,我爱的人不要像我一样孤单;让生孩子的女人安全顺利地生一个好孩子;让我多日不见的朋友想起我,给我打。让春天提醒我,原谅本无恶意的美丽过客;鼓励钻出隧道的蚯蚓到阳光下去,同情那些售卖梨园春色的人,他们毕竟还是贫穷的;祝贺热闹非凡的樱花,他们终于也凋谢得干脆利落,它们终于去了该去的地方!

有信息提示音响起,是连成串的。络信号又通了!

我不想去查看那些信息,因为我刚刚习惯了不去频频查看它们。

歌曲变了,很巧,是我一直喜欢的一首情歌!我忽然不想继续坐着了,我想出门去。

出门,迎接我的是春日雨后的阳光——什么时候出来的,我竟不知!仿佛被时作时止的雨反复冲洗过了,阳光很纯净,很透明,很湿润,很柔滑,很温暖。这样的阳光照着这样的春天。

共 4 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这个络信息的时代,只要一部,一台电脑,一根线,便可足不出户,通晓天下。也说明,络是无所不能的。所以,,腾讯,腾讯,这些占用了人们的大部分时间,低头族也随处可见。这也使得人们减少了参与社会活动,也减少了出行、人与人的交流。好似,一旦离开络,人们就无法生活,无法工作,无法活了一样。为此,人们在无形中迷失了自己,生活被络搅乱了,整天沉迷在络里,就像吸食了大烟一样,上了瘾,像“僵尸”一样,也错过了花季、雨季。这篇《到阳光里去》,写得是络信号中断后,作者的心才得以沉静,让其灵魂进行了一次旅行,像蚯蚓一样从迷失的厚土里钻出来,向着阳光,去重找曾经错过的花的绽放,雨的飘零,曾经的友情与爱情,找回迷失的自己。此篇美文,文字凝练,立意新颖,寓意深刻,构思奇特,写法独特。从一次中断的络信号为切入点,描述了络给大家带来的便与不便,好与不好及其危害,具有现实意义。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五十玫瑰】

回复1楼文友:- 0 14:2 :10 谢谢关照,即颂秋祺!

乳腺增生服用什么药

乳腺增生用什么好

经前小腹胀痛如何治

宝宝咳嗽老是不好怎么办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的成分有哪些
小孩热流感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