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迈不过的乡愁散文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19-10-19

(一)

“看,这会儿有点江南烟雨的味道了”,车子绕着去年新建起来的湖周围慢慢行着,大哥有些掩饰不住内心的一份欣喜。天空那些低低的云层湿漉漉地在眼前晃来晃去,灰色的天空下几丝微风拂过,我伸出车窗外的眼睑贪婪地在这一片久违的世界中享受着。是的,天阴着,眼前是一波一波清澈的湖水,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江南。

母亲打来了,说是家里的杏儿都熟得差不多了,每天都能听到“噼噼啪啪”的杏儿落地的声音,她说让我们快些回去取上一些分给亲戚或分好友。于是大哥趁着下午的空儿说带着孩子们一起回去摘杏儿。接上我,正好可以顺道沿着湖面而行,这是大哥特意安排的,大哥的骨子里与我一样,善感,且喜赌物思情,一样,喜欢幽静幽静,一样有着无法言喻的江南情节。

北方从来是少了水,少了湖的,而这个小小的城市建设中竟然在现在的项目里多出了建湖,于是大大小小的湖水似乎在一夜之间便铺满了这个虽然不大却美丽的小城市。自然也是给大家带了许多的快乐。长长的湖面波光鳞鳞,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周围是整洁而干净的柏油马路,路的左侧是茂密的树林,偶尔还会见几群人围坐在树下,或是啤酒,或是烧烤,生活于此倒也是惬意不少。

“看,有鸭子......”侄女用手指着湖里,有些激动,大家就一齐顺着她的手指望了过去,真的有三五只鸭子在湖里嬉戏着,看它们一会儿将头钻到了水里,湖面上看到的是犯起一小圈的涟漪,然后滚动着小小的水泡。一会儿又快乐地向前游动追赶前面的伙伴。然后我顺口便逗她们:“那次,我和你姑夫出来玩的时候,就在湖的那面也看到一堆鸭子”,侄女她们就笑个不停“一堆”?“一堆鸭子”?,我说是啊,你爸爸不是说天上的云是一棵一棵的吗?而鸭子怎么不能是一堆一堆的?身边的女儿早已笑得前仰后合。

忽然听到几声熟悉的叫声,就像是电视上面播放大海镜头的时候,伴随着一起的那种海鸥的叫声,那么熟悉,那么悦耳。我问大哥“是海鸥吗”?他说“不知道,但听声音好像是”,于是我们一起努力在湖面上搜寻着飞鸟的样子,有一只立在湖畔,除了能看到它细细的腿,别的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了,然后它就沿着水面慢慢飞行着,还时而发出那种略带苍凉却又浑厚的叫声。

记得以前我也见过这种鸟,当时还问过老公,只是他说:“人家海鸥怎么会飞到我们这干涸的北方呢”?一句话,便将心中的那份惊喜扫得荡然无存,许我也是感觉他说的有道理吧?然而如今再见,却依然感觉它就是海鸥,尽管于北方从小长大的我们,真的没有亲眼见到过海鸥的样子,那么现在就权当它是海鸥吧?就这样让自己的心也如此快乐着,激动着。

女儿探头探脑想要好好看看海鸥,我还打趣她:“怎么?想看看自己的样子吗”?她有一点点不好意思起来了,“我看看它们怎么飞”,然后又说“它怎么那么小啊?”,我笑着便问她:“你以为它也像你这样大吗?若真如你这么大,它怎么飞得起来?”女儿用小手捶了我一下,大家跟着哄然而笑。

如此去逗女儿,因为女儿的名字中实有一个“鸥”字,当初取名的初衷便是想让她真的做一只傲然雨中的海鸥,也希望她所到之处便是彩云片片。记得怀着她的时候,有一部电视剧名字就叫《海鸥飞处彩云飞》,所以,我希望她那做只高傲而美丽的海鸟。

走出了长长的湖面,大哥又开始感慨起来“如果有一天,我们这里变成江南,江南变成我们这般,那该又如何?我想我们这一生也算是值了”,我没有出声,只是笑,大嫂也没有说什么,然后大哥又接着说:“不管怎么样,到老了也得去江南住上一阵子,那多好啊”!

一直知道大哥与我是性情很相近的,却没有想到他和我一样那么向往江南,我以为如我这个小女子才会有那温温婉婉的江南梦,也是如我一般才会流连着戴望舒的雨巷。时至现在才发现原来江南,一直也在大哥的心里,可是大哥却也不知道他的这个妹妹心中有着多深的江南情,他恐怕也是不知道他的妹妹在江南的烟雨里早已沧陷,也早已被淋湿了大半个人生。

(二)

车子快要走进村口了,我看到了,看到了那些熟悉的路口,还有那些歪脖子的老杨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依然是那一幅姿态,依然还是那样横山竖四没有规则地排列着。

哦,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手里提着一个蛇皮口袋跟在妈妈的后面也是一副认真的模样,她的小手一下一下摘着苗子上的豆角,看她时而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是有些恨它那毒辣辣的光芒,时而又不得不擦擦脸上的汗弯下腰来迅速地去摘豆角,她有她小小的心思,尽管知道妈妈在村子里也是有名的农活能手,可是她就想超过妈妈。

妈妈说:“今天一天非得把这一块地里的绿豆角全部摘完,不然明天下了雨就会把豆子打落一地,那样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可是她看着那一大片沉甸甸的豆苗,心里就好愁好愁,就盼着太阳快快躲到云层里去吧!那样她会摘得更快些,心情也不会如现在这般烦躁了。

还有,我看到她又搬着一个大西瓜在向爹炫耀着:“爹,看这个,这个多大啊,可以当枕头了”,爹看着,微微一笑,“可抱好了,别掉地上就摔烂了”,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在地里来来回回着,看着那些可爱的大西瓜睡了满满一地,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劲儿。

她怎么又坐在树下了?手里玩弄着石子,在一遍遍胡乱地写着老师刚刚教过的那些字儿,原来是爹妈说天气太热了怕她中了暑,让她在树荫底下凉快着。她一个人呆着实在无聊,就顺手在那些老杨树上摘下几片叶子,那叶子好大,叶茎也好结实,就这样自己左手一叶右手一叶玩起了游戏,看哪只手的叶茎最厉害能把另一片叶子的叶茎拉断。玩几下,玩腻了,然后又折下几个树枝编成一个草帽,哇!真好看,这还是哥哥们教过她的,现在她编这个的技术也丝毫不差哥哥们了,编好了戴头上,然后就跑到地里和爹妈去展示她的成果。

“那不是你爷爷吗?”,大哥的话一下把我的记忆拉了回来,看着路边那块地里,果然是父亲拿着锄头在认真地锄草,看来,今年这块里又是种了绿豆,那小小的苗儿嫩绿嫩绿,让人感觉到了一种生命的活力。我对女儿说:“快叫姥爷啊”。车子停了下来,女儿就大声喊道:“姥爷,姥爷.....”,父亲扭过头来看到了我们。

父亲又苍老了许多,被太阳晒得黝黑黝黑的皮肤,还有那满头的白发,就连胡子也白了许多。真的,我的父亲老了,他曾在这块土地里洒下了无数的汗水,还有喜悦,这一块土里见证了他的青春,成年,也见证了他的苍老。天看来是要下雨的样子,父亲催着我们快点先回家去吧,他还得忙一阵子,等下了雨再回去。

(三)

村子里的乡亲们也老了,有的,已然辩不清了面目。

还有那一条小小的水渠,记得小时候那也是我的一片快乐。每到夏天,就会赤足于水渠里嬉戏着,看水漫过光光的脚丫,然后一起脚踢起一圈圈的涟漪或是浪花,伴随着的便是一群孩子天真而无邪的笑声。可是现在它却长满了青草,水渠上面的石头也是破烂不堪,也没有清清的水流,像是沉默了太久太久的样子。好多东西原来真的经不起岁月的打磨,到最后,也不过只能留存于深深的记忆之中了。

进了家门,母亲不在,孩子们左一声“奶奶”,右一声“姥姥”,可就是没人应,就是有一只小黑狗却迎了出来,孩子们都不认识这小家伙,都嚷嚷“这是什么时候从哪弄来的这小家伙啊!上次回来还没有呢!”,这小家伙冲着我们“汪汪”一个劲儿直叫。我看它那样子也着实可爱,长得倒有点像小熊的样子,就冲它喊“熊大,熊大,别叫了,过来,我看看你”,可是它却吓得躲到窝里再不出来了。

侄女看了看家里炕上母亲的还在,就说“奶奶肯定没有走远,看,还在家里放着呢!”。大嫂说:“会不会在东面的地里,一定在附近呢”。我接口便说:“人没在,正好偷杏儿,快点,孩子们,先偷杏儿”,大家笑着一齐喊道:“偷杏儿喽,偷杏儿喽......”

大家一齐哄到了树下,看那杏儿缀满了枝头,好是喜人,有的半红着脸儿,有的依然青涩,好不馋人!我急切拿出想要留住这些精彩的画面.记得这棵杏树还是小的时候在邻居家吃完了杏儿扔下的一粒杏核便长成了这样,没给过它多少的呵护,也没给过它多少的注目,只是它却没有因为别人的冷落而放弃了自己的追求。年年,花开,花落,结果,最后收获的是孩子们快乐的笑声,还有一阵阵的嬉笑打闹。

瞧,大哥率先登着梯子上了房顶,这棵杏树由于太过茂盛,又本是在西墙根下,所以已然蔓延到了西厢房顶,还有邻居的院子里。侄女看大哥上去了,也一溜烟儿追随而上,看他们在房顶上还不忘拿出,一边摘着杏儿品尝着这份甘甜,一边说笑着。嫂子在下面就说大哥“你不快点摘杏儿,跑上去才玩哩”,大哥打趣道“摘杏儿,有你们年轻人就够了,我这大老汉就玩玩呗”。再看我的女儿,她在下面可是忙坏了,她从屋里找出盒子,拿着袋子忙前忙后,“妈,妈,我上去摘,我给你摘”,这小丫头可是乐坏了。

一会儿,母亲怀里抱着一堆青豆角回来了,她说看到我们回来了,就在门外的园子里给我们去摘豆角了,等一会儿走的时候带回家吃。母亲看着小侄儿、侄女,还有我的女儿,一会摸摸这个,一会问问那个,眼里掩饰不住的幸福与快乐。

低处的基本都摘完了,还有墙头上有几枝熟透了。感觉这应该是我去做的事情,小的时候我不也是常常爬在墙头的吗?虽然好多年像淑女一样安静了,可是这打小练出的基本功应该还是不弱的。有几根树枝显然已经干枯,可还是和其它的树枝搅合纠缠在一起,难道是它们就算死去也舍不得分开吗?毕竟一起成长,一起经历过岁月的风雨吗?

我努力地爬上了墙头,可那几根干枯的树枝却时不时刮得我胳膊和手都在疼,意欲把它们折断扔掉,可无奈与其它的枝桠抱得太紧,最后也无能为力,只能是小心钻过空隙,小心去摘那诱人的杏儿。站上墙头,忽然感觉我已然不是一个时近中年的女子,依然还是旧年里一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上山,走悬崖,摘酸枣,上树……

摘够了杏儿,装了满满的几箱子,回头一看树上,依然是果实累累,嫂子问我:“你说树上的还够我们摘下这么多吗?”,我说:“比这也多吧,应该还有二倍,树上的东西没法估量,看起来少,摘起来就多了去了”。

没顾上歇息,母亲又把大家带到了街门外面的园子里。原来这里别有洞天啊,黄瓜,玉米,南瓜,葱,西红柿……可谓是应有尽有了,我是好久没有回来了,竟不知道母亲开垦出了这样一片田园。大哥说:“咱妈天天就在这里忙活了,这可是咱妈的心爱啊!”本来以为去年生完病后,今年不让母亲干重活,让她多歇息,可她却总也闲不住。

看着这青青的世界,真的好美好美,这种感觉像是久违了的温暖,又像是那一道道一直蜗居于内心深处的恋乡情结被泛滥了起来。母亲钻在黄瓜地里给我们摘黄瓜,还说长大了几个玉米要不要一起拿去了煮着吃?我们说等再多了些吧!

该拿的全拿上了,母亲突然又说:“把那香菜也掐上几把吧!那么多,我们吃不完的”,于是我又钻进了菜畦里忙活了好一会儿。可是母亲还不停地说:“再多掐点,可多哩”,我说够了够了,要那么多回去也蔫了。可母亲就不听我的话,又要亲自去掐,我就喊她,说不让她再弄了,喊她一声,她停一下,然后犹豫一下又朝菜地走,我又喊她,她又停下,然后再走,如此反复好几次,把一边儿的侄女逗得直笑,她说:“我姑姑喊一声,奶奶停一下,像踩着鼓点似的,太逗了。”,母亲也直笑,可最后我也没能喊得住母亲。

每一次回乡都会满载而归,用母亲的话来说,她种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我们,在城里买人家的又不好又贵,自己家的吃起来又放心又省钱。所以她是宁愿受累的,甚至很多时候忘记吃饭的时间。

(四)

大哥晚上还有晚自习,所以把东西安顿好我们就又要匆匆出发了,可那个玩疯了的小侄儿却哭着不想走,他在门外土墙下面捏土蛋蛋。由于这几天雨水多了些,那些土湿湿的正好玩这个游戏,一把一把的湿土攥在手里捏成光溜溜的土蛋蛋,然后一块一块放在那里,像是整齐的士兵一样,或是拿着这土蛋蛋互相开打,那也是我们小时候爱玩的游戏。

不想走也得走,鸟儿长大了就是要飞走的。妈妈依然是站在车后,远远望着,直到我们消失在视线中……

共 47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回乡的路》,一见标题便让人心生温暖。回乡的经历,我想每个人都曾如此迫不及待,而后收获满满的感动。在回乡的路上,不禁牵起了深种于心的江南情节,一路感受着家乡的水与土地、家乡人们的勤劳、家乡的一草一木,还有亲情的力量,作者心中的幸福感不言而喻。作者以详尽的笔墨、质朴的语言,将回乡的点滴心情展于人前,途中所见所闻的细节描写让人读来尤感真实亲切,人物神态和语言的描写细腻传神,并不时在行文中融入自己的感受,使文字添了一些厚重。全文贯穿的情感无疑是温暖的,乡音、乡情极易让读者感同身受,个见:文中标点、文字多一些细心的校对与斟酌,行文更凝炼一些,会更具美感。很温暖的文字,欣赏拜读,荐阅!【:简希】【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70218】

2楼文友:201 - 17:21: 9 按语不到位的地方,望谅!只是个见,大家共同学习探讨,以求更大的进步!

回复2楼文友:201 - 15:54:56 谢谢简希的精彩按语,更该道一声辛苦了,感谢你提出的意见,我一定严加注意,还望多多赐教才是呢,问好。

楼文友:201 - 11:2 :11 太喜欢您的文章了!尤其是散文,读了好多,太喜欢了。 花盛,甘肃作协会员,某刊。欢迎访问花盛新浪博客

回复 楼文友:201 - 14:19:17 被喜欢,是一种莫大的荣幸,谢谢,真的太感谢了。

宝宝老是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宝宝反复高烧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孩子口臭怎么办
云南特色植物灯盏花好用吗
青岛双鲸维生素D3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