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三年间多方奔走筹款五旬老父从死神手中夺回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20-09-23

三年间多方奔走筹款 五旬老父从死神手中夺回病儿

夏耀宽陪儿子到医院复诊广西石灵玲  广西合浦县石湾镇七里村53岁的农民夏耀宽为了给儿子治病,甘愿厚着脸皮四处求钱。他说:其实每次跟人家开口心里都很难受,感觉很丢脸。我的筹款方式也被非议过,但是为了儿子早日康复,我不得不这样做。从2007年到现在,夏耀宽的筹款之路踏过北海、钦州、南宁3个城市,厚颜筹款的父爱举动也得到了许多爱心人士的帮助。3年时间里,夏耀宽筹到了30多万元,为身患白血病的儿子筹到了骨髓移植手术款,硬生生地把儿子从鬼门夺了回来。4月10日,在南宁市街头见到了正在为儿子筹款做后期康复治疗的夏耀宽。他说,为了儿子的后期康复治疗,他还得继续厚颜筹款之路,直到儿子完全康复。随身一个蛇皮袋,里面都是儿子的资料这是我儿子的照片,他已经得到了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现在还在做后期治疗,如果有能力请给予帮助。9日下午,在商业大院小区内,一位个子矮并已在蒙古包内居住了一年时间小、满脸沧桑、身上衣服虽然破旧但很明年还要有所增加干净的中年男子告诉,他在为生病的儿子筹钱。该中年男子叫夏耀宽,他从随身带的蛇皮袋里掏出了一沓沓干净整齐的复印材料。蛇皮袋里全部都是夏耀宽儿子的资料,有各方爱心人士的照片、捐款的数目、信件和地址等等。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这些是爱心人士捐助给儿子的凭证,走到那里我都带着,有这些材料,我筹钱时候才能顺利一些。夏耀宽说。看见路边有人走过,夏耀宽都默默地向部分行人分发他自己复印的儿子的资料,看见有的人认真地看了材料,仔细地又对比了夏耀宽的一些照片,有的人给他钱说:祝你儿子早日康复,也有的人说看来又是假的。不管路人反映如何,夏耀宽显得很平静。向人讨钱我也觉得很丢脸,心里很难受,但是为了儿子,我不得不这样做,无论大家说什么,我都认了。夏耀宽说。儿子患白血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夏耀宽说,2007年6月22日,就读于广西师范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的儿子夏联祖,被医生诊断患了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知道消息后,他感到眼前一片漆黑。家里只有4亩多的农活,爱人和他每天起早贪黑,一年的收入也就1万多元,除了女儿在广东打工外,还有小儿子还在念书。听说治疗这种病有做匹配的骨髓移植手术,而费用最少要40万元。这一家子陷入了黑暗之中。40多万,这是夏耀宽不敢想象的一个天文数字。他想到变卖几间低矮平房、家里最值钱的水牛,还有几头猪。房子没人要,其他的都卖了,救儿子最要紧。夏耀宽说。最后,牛卖了3000多元,卖猪、卖花生、卖豆角,加上向亲戚借的3万多元,这些钱花在儿子的治疗上,像是几滴水落在烧红的瓦上,一下子就没了。怎么办,这时儿子就读的学校广西师范学院的同学捐了2.7万多元给儿子。这使夏耀宽萌发了一个念头:也许可以通过向社会求助为儿子筹集到手术费。之后,夏耀宽开始了自己的募款行动。他每天到镇里和县城,走进每一家商店,向每一个人讲述儿子的病情,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不管刮风下雨,他几乎每天都出门;为了省钱,邻近的几个圩镇,他都是步行,有时一整天不吃东西,从早上挨到晚上回家。1个月过去后,夏耀宽的嗓子变哑了,腿也肿了,不得不在家里呆了几天。几天之后,夏耀宽决定改装一辆三轮车,车上印着儿子的求助信息,他骑着这辆改装的三轮车风餐露宿在钦州、北海、南宁筹款。在此期间,他因为过度操劳而几次晕倒在路边。

下一页

第[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