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往事岁月生辉散文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19-10-18

喜欢每天晚上经过的那条长长的梧桐小道,一墙之隔是异常热闹的操场,不时的会飘来一句碎语一阵笑声。墙里墙外好似人间两重天,墙内的人间世俗,墙外的世间幽静,抬起头会有月亮在生辉,星星在眨眼。一个人的寂静,总会想,迎面而来的风起于何处,落在手臂上的尘又将归于哪里。

风起,月朗,人清明,或许早在辗转反侧之前,归期与轮回早已谋划得当。翩翩红尘,也不过是一记微笑,一声闲言,一世淡然。

喜欢上了那一身的红衣,在风雨中飘摇飞舞,丝丝绕绕席卷了几世的离思与愁念,最温柔的不过是那一低头的浅笑。今朝来世好似那一帘的幽梦,今朝的才子与佳人,来世的烽火与离乱,无奈间一捧孟婆汤,今朝的风轻云淡,来世的潇洒儿郎。一个人的夜晚,总会想起,百年前的层层衣袂,千年来的沉沉钟声,走过几千年的山山水水,依然是记忆中最美的红尘。

人往,水起,月依旧,或许早在千年前,今日的一言一行早已规划在字里行间。千年风雨,也不过是物是,人非,情相似。

走过今昔,依然在这俗世中迷迷茫茫,跌跌撞撞。是世间的风太凛厉狂乱迷了眼,还是凡尘的你如此不堪一击,瞬间错失了缘起的转角,失去了走下去的勇气,一句珍重只能徘徊在嘴边。在尘土飞扬的季节里,终究还是不知所措的看着汹涌而至的风,无处话凄凉。谁还记得,风来自哪里,又将携土走向哪里?踏着山重水复的路,想着柳暗花明究竟是哪年哪月哪时,怎样才可以转回来时的地方?

一直在追着光阴奔跑,想看看梦想的样子。却发现,在时光左岸追寻的你,看着梦想在时光的右岸肆意妄为,隔岸观火郁郁寡欢。在余光扫视过的地方,一点一滴的冷眼旁观渗透入骨。谁能再次与你骨血与共,守候最后的温暖。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兴致,他日的约定随风而逝,无影无踪。你是否依然在奢望时光会偏爱于你,让昔日的风慢一些,让今朝的酒醇厚一些,让他世的轮回随心一些,依然看到风过处的似锦繁华,依然拥有蒲公英般的约定,依然是旧日的你往昔的他。看,你又在哀叹凡尘,可笑可悲。

岁月生灰,在不知不觉中青丝换华发,白发如年轮一样一圈圈困住自怨自艾的人。害怕年华的逝去,没有留住年少的美好;害怕眼角细纹的加深,没有记住青春的洋溢;害怕有朝一日一堆黄土几许白骨,没有百岁无忧的守候。原来不管长成怎样成熟淡定的模样,依然害怕什么都留不住的日子,或许时光真的在逝去,我们在长大。好像长大让人一点一点的惧怕失去,哪怕是一段青春的记忆,哪怕是记忆中的一丝想念,哪怕是想念中的音容笑貌全忘了的人儿。因为,好似拥有全世界的我们,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抓住。看,有时,还真是可笑可悲。

爱上流浪的日子,天涯海角泅渡可笑可悲的自己,山南水北锤炼可笑可悲的自己。人潮汹涌,海角天涯,水北山南。路过可笑可悲的青春与长大的交接,走过一个又一个汹涌人潮的转角,度过后青春时代的阵痛与纠结,一厘一寸的长成该有的模样。青春跳跃在长大的阳光里,记忆飘飞在长大的天空里,华发细纹是岁月给予的下一个阶段的烙印。

想要一把蒲扇,缓缓地摇啊摇,让世间的风慢慢渡入尘世的火中,恰是刚好地温热人间的这份佳酿,不痴,不醉,沁人心脾。想要一把摇椅,慢慢的晃啊晃,伴随凡尘的坎坎坷坷,领略人生路上路下的一草一木,不骄,不躁,温文而润。

或许,有朝一日,一袭红衣,一抹温柔,一匹白马,一世良人,水北山南听风看雨,海角天涯漫步饮酒。

共 1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岁月是一帧水墨丹青,看过了很多风景,曾经的青涩蜕变成了一种沉淀时,我们才会明白很多东西。明白了流年的匆匆,明白了人情的淡薄,明白了成长就是用孤独在演绎着自己的剧情。只有自己走过阡陌的寂寥与薄凉之后才慢慢的变得沉默,而我们似乎只有渡过沉默才能将以往的单纯与轻狂慢慢褪去。岁月流失,时间有泪。我们都是在岁月的流失中,让风吹干了眼角的湿润。当眼角痕迹慢慢沉淀到自己内心时,也许这就是成熟。而成熟便是更加能忍受痛苦,更加能忍受失落与孤独而已。作者文字具有诗的质感,唯美且意蕴深远;行文流畅隽永,。【:漠上花开】

1楼文友: 16: 5: 5 感谢支持江南烟雨社团,期待佳作连连!

2楼文友: 16: 6:10 问好作者!遥祝笔健文丰!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有哪些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效果怎么样

云南灯盏花药业怎么样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四磨汤能治肠胀气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