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寰第十六章联想

文章来源:石嘴山文学网  |  2020-07-10

夜寰 第十六章 联想

方脸的中年僧人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稚气未脱的少年人,再看那阴沉的面孔,不知怎的,在其心中竟然有了一丝颤栗之感。

但少年就是少年,中年僧人忽然一阵不爽的説道:“我要问你,昨夜你可上过山?”

方脸的中年僧人这一问便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许麟的身上,而环视周围的许麟,其面色不变,依然冷峻如初的説道:“你的意思便是我杀害了方丈,可你又不想想,如我有这般本事,现在还能让你有机会问出这话么?”

中年和尚一怔之后,随即又瞟了一眼不远处已经变成一个干瘪皮囊的尸体,背后不禁冒出了一阵的冷汗,而这时无为小和尚却是为中年僧人解围道:“大师兄,许麟施主却是昨日与徐大娘刚刚回到住处的,无物师兄昨晚也看见了呢。”

“如此这般,我广缘寺的事情岂容一个外人插手!”将头转向无为小和尚的方脸和尚又是説道:“你带着他快快下山吧。”

方脸和尚倒是死咬着不放,事到如今也要撑着自己的场子,説话倒是不留丝毫的余地。

无为小和尚的脸上露出一阵尴尬的表情,许麟眉毛一挑之后,冷冷的又是説道:“人命关天,这确实不是我一介草民该管的事情,但这方丈和尚死的蹊跷,难道你就不想查出真相?”

“你这话説的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指责我?”方脸和尚的面色也是阴沉了下来。

许麟鄙夷一笑道:“指责不指责的在下实在不敢,你是这寺院的大师兄,如今这里你是最大,就该担当起来,而应该急于立威证明什么。”

看着方脸和尚已经通红的脸庞,许麟不加理会的又是説道:“事实没查明之前,不管是我,还是山下的徐大娘,亦或是这山上的众人,都有洗刷不掉的嫌疑,反之我又想问你,昨夜你在哪里?可否见过方丈和尚?”

“大胆,你什么身份,也敢来质问贫僧?百度高管共持有43.5%的股份处于控股地位。此外德丰杰、Integrity 、Peninsula分别持有 25.8%、9.7%、8.5%。按照红筹股回归A股上市现行法例”方脸和尚这时终于压不住心中的怒火,面红耳赤的喝问道。

就在许麟还要再説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有一个声音同时响起道:“换作是我呢?”

众人齐齐的向着大殿的门口看去,只见一队兵差这时已然出现在门口,看其面色上的严峻态度,一众和尚皆是沉默不语,目光也都看向了方脸和尚。

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的方脸和尚,看着为的官差道:“李捕头,你看这方丈的尸像是人为的么?何况是贫僧,哪能有这样的本事,再説就算贫僧有这样的本事,干嘛还派人报官去?”

李捕头厌恶的瞅了一眼地上方丈的尸,然后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便有几个官差一脸不愿的走向前去,开始检查尸体。

冷哼一声,这位被称为李捕头的中年汉子,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许麟一阵之后,又是沉声问道:“你呢?从哪来,来这广缘寺又是做甚?”

许麟皱了皱眉头道:“我来自昆仑!”

“昆仑?”李捕头重复一声之后,一脸狐疑的看着许麟,而大殿之内的其余之人,也都是惊诧的看向许麟,尤其是那方脸和尚。

许麟伸手将怀中的一个牌子掏出,并扔给李捕头,而顺手接过铜牌的李捕头,在仔细查看一阵之后,咂巴咂巴嘴,随即冷笑道:“没想到一个胎毛未脱的娃子也能有昆仑的铜牌。”

这话説的不冷不淡,但是话语中的意思再为明显不过,可李捕头倒是没有再接着询问许麟,反而开始盘问起以方脸和尚为的和尚们了。

对于李捕头这样的变化,方脸和尚竟然没有任何的不恭情绪,而看向许麟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怨恨。

世人皆知自大宋建朝以来,便外有强敌林立,道门佛教以扶持宋朝为主,魔宗则扶持金朝,道魔对立,也就是宋朝与金朝对立。所以这修行界里的人,在人间行走之时,都会有着很大的便利,尤其是昆仑这样的门下弟子,朝廷上更是给予了许多的特权和便利。

至于像广缘寺这样没有丝毫法力的普通僧人来讲,许麟的身份便是狠狠的压着他们一头。即使是像李捕头这样的官差,有时候也不能拿许麟怎么样,除非是许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案,比如眼前这样的人命官司。

盘问的时间很长,许麟这时也不能马上离开,虽然自己的身份特殊,但是到底是有个限度的。

不过现在就是让许麟离开,恐怕许麟也不会走,就比如方才,许麟完全有一走了之的机会,但是许麟没有,因为这时的许麟忽然想到了一diǎn。

这血痕道人或许早已离开了,要不然以许麟对他的了解,恐怕这广缘寺里,早就是血流成河,包括自己在内,恐怕没有一个活口。

但是一个问题又是出现了,血痕道人到这里来干什么呢?他不是从上一代血魔那里得到了血神子完整的传承了嘛?这时应该躲在某处隐秘的所在一心突破才对,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难道血痕那老杂毛已经突破了?

再仔细想想,许麟的目光又落到了大殿之外的某处,脑海里呈现出一片碧绿的湖畔,在那里竟然聚集着大量的天地元气,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修行界展到现在,就许麟所知道的,一共出现过两次能让天地为之变色的围杀。而就是这两次震荡,让修行界生了剧烈的变化,其中以魔主出世那次为最,其次便是血魔的横空出世。

魔主的异军突起,使执掌道门之的洗剑阁,从此没落并最终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而后血魔再临人间,万佛宗便紧随洗剑阁之后,也被时光所淹没,最后只在这段历史中留下了一个名讳而已。

这些事情如果串联起来,当初建造广缘寺的大德僧人,是否和这万佛宗有着关系呢?又或者説这位僧人本就是万佛宗的僧人?

如果再联想当年的动荡,而这僧人又真是万佛宗的门下弟子,那么广缘寺在这段时期,又是充当一个怎样的角色。

在隐约间,许麟似乎抓住了什么,可又不能摸到事情的实处,一时间许麟的心思就好像一片飘落的叶子一般,无法掌握自己真正所能达到的落脚diǎn,这让许麟委实纠结不已。

如果抛去这些,许麟一门心思的只去想血痕为抗击“非典”和促进经济稳定发展做出贡献。那老东西,那么许麟便必须将这里的事情搞明白。因为这是许麟自从逃离血痕道人的魔掌之后,次找到这厮的踪迹,断然不能放过的。

看着李捕头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走来,许麟将这些思绪隐藏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一脸胡子,但却在神色间有着一股刚毅的男人。这样的人往往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也是最为难缠的角色,所以应对起来,最为麻烦。

“贵姓?”李捕头一脸的不以为然的忽然问道。

许麟皱了皱眉头:“许麟!”

“嗯!”了一声之后,李捕头竖起大拇指往方丈和尚的尸一指道:“你怎么看?”

许麟嘴角翘起,忽然一笑道:“在下只是昆仑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已,对于世俗的事情很少涉及,如此复杂的案件,又怎是在下所能知晓的。”

李捕头diǎn了diǎn头,然后目光又在许麟的身上打量一阵之后,心里冷笑,这个后生委实是个奸猾之徒。

“贵庚?”

“什么?”许麟有些不明白的疑问道。

李捕头微笑的着看着许麟,许麟的眉头已经拧在一起,这厮怎么突然问了个这么不着边际的问题。

“十八!”

看着许麟神色间的冷漠,李捕头不以为意的diǎn了diǎn头,心中确是想到,这些个道门大派的弟子,果然是各个傲气十足,岂不知都是些没什么干货的废物。

“既然已经十八了,那么便早已是个成人了,该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了。”看着许麟逐渐眯起来的眼睛,李捕头又是一指那不远处方丈的尸体道:“你的意见呢?”

兜了一个圈子,这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问题上,而许麟对李捕头的判断,也确实是没错,这绝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家伙,某些程度上似乎和自己有着几分的相像,而许麟也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因为不会太累。

“魔道所为!”

这个回答也可以算是没有回答,但也不能説是没有回答,因为以许麟现在的身份来説,有着正魔不两立的必然观diǎn。凡是不能理解,或者説是看到了有违人性的事情,通通的可以推脱到魔道的身上,因为在正道人士的眼中,魔修,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是个油滑之人,李捕头的心中已经给许麟划下了一个符号,然后转身离开,和刚刚验完方丈尸身的官兵低声的交谈着,目光时不时的打量着众人。

“是否可以离开了呢?”许麟在等了一段时间以后,忽然説道。

李捕头看了一眼许麟,然后对着众人説道:“这件事情很是蹊跷,方丈死的更是不明不白,包括山下的徐大娘,所有人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都不得离开广缘寺半步!”

许麟皱了皱眉头,没有表示什么异议,而在大殿之上的一众和尚,也是沉默不语,事实上,他们还能去哪里呢?

娄底妇科医院哪家好
专业灰指甲治疗
用亮甲治灰指甲的过程
友情链接